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童 顏 巨乳,新手必看

而郭雪显然也没想到,竟然要用这种方式来取药。

  她不懂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却知道男女有别的道理。

  女孩儿的身体不能给男的碰,同样,男人的身体,女孩儿也不能随便碰。

  似是也料到了郭雪不会直接答应,吴宝库也不急,拉过椅子翘着二郎腿等了起来。

  他掐准了像郭雪这种爱狗人士的心思,俨然已经宠物当成了祖宗。

  “实话告诉你吧小雪,前两天还有人来跟我求这种药来着。

  可我没答应,因为这种药,叔叔的储量也有限,要是拿出去一点,对叔叔的身体有不小的损伤。

  看在你是老孙的侄女份上,我这才答应帮你。

  至于想不想,就看你自己了。

  ”听得吴宝库的一番话,郭雪心里开始天人交战。

  见状,吴宝库眼睛转了转,寻思再给浇把油,说道:“叔丑话说在前面,这种病可是恶性传染疾病。

  再不赶快用药的话,估计你这狗也活不长,到时候可别怪叔不帮你。

  ”说完就起身朝里屋走去。

  看着潇洒,实则吴宝库心里也急的不行,就等着郭雪开口留下自己。

  此时的郭雪心里一团乱麻,一想到要用手给眼前这个老男人做那种事,她就觉得臊的慌。

  可眼看大黑一个劲的在地上翻滚,还发出那么凄惨的哀嚎,精神也越发萎靡,她着实心疼的很。

  思来想去,她咬了咬银牙,心道叔叔不惜损伤身体都要帮大黑治病,自己还顾及这么多,实在太不像话了。

  “叔叔,等一下!”郭雪突然开口,小跑着上前。

  至于吴宝库,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脸上却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道:“怎么,想通了?可别说叔强逼你,不愿意的话,叔不强求。

  ”“愿意愿意,我愿意。

  对不起叔叔,为了治大黑,还要让你损伤身体,你人真好。

  ”郭雪说道。

  见这丫头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吴宝库强忍旖旎心思,随意拜拜手,道:“没事,谁让叔喜欢你这样的小丫头呢,走吧,咱上里屋。

  ”两人到了里屋后,吴宝库转身关上房门,看着眼前玲珑背影,眼神越发火热。

  郭雪一转身,正对上吴宝库那冒着火的眼神,不由得小脸通红,道:“叔叔,什么时候开始拿药。

  ”虽说萝莉已经送上了门,可这时候吴宝库反倒是不急了,享受之前,起码得先调教一下。

  “先别急,这拿药的过程,可是要讲究手法的。

  叔先给你看点视频教程,你跟着学一下手法。

  ”言罢便是从抽屉里拿出一盘光碟,放到碟片机里。

  郭雪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电视屏幕。

  可当电视出现画面后,郭雪小脸“唰”的就红了。

  画面中,一男一女光溜溜身子纠缠在一起。

  女人的娇嘤声萦绕在整个屋子。

  郭雪忙不迭的小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叔叔,你……你给我看的这是什么?”郭雪磕磕巴巴的说道。

  见郭雪这模样,显然是头一回看这种动作片。

  吴宝库觉得自己是真的捡到了宝,这年头,连片子都没看过的女孩儿,是真的稀有。

  “你害什么臊,叔是让你好好学一下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一会好拿药。

  你要不看的话,叔就给它关了。

  ”一听拿药的茬,郭雪当时就慌了,连连摇头,道:“别……别关,我学!”说着便是缓缓把手指分开条缝隙,而后缓缓拿下,抬眼飞快扫一眼电视中的男女大战,而后又红着脸低下脑袋。

  这般小萝莉独有的娇羞模样,让吴宝库看的心里痒的不行,恨不得一把将郭雪抱在怀里,好好疼爱。

  “抬起头,仔细看,一会要是手法出错了,拿不出药,叔可就没招了。

  ”吴宝库道一想到外面精神萎靡的大黑,郭雪便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药,强逼着自己抬头去看电视画面。

  “小雪,你就把电视里的情节当成是宠物在配对就行。

  叔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你能顺利拿出药,你得仔细看,看看那个女人是怎么拿药的,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知道吗?”吴宝库一本正经的说道。

  闻言,郭雪虽说脸蛋通红,可还是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回道:“知道了叔叔,我会努力学的。

  ”画面中,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大,弄的郭雪浑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女人的声音钻进她耳朵后,弄的她那个地方莫名的有些痒。

  她开始不安分的妞了一下屁股,大腿下意识夹紧,脸蛋越发红晕。

  啧啧,果然是个雏儿,看点片子就成这样了,极品,实在极品呐。

  吴宝库眼神一直在偷瞄郭雪,眼神久久流连在后者那水手群下的大白腿,寻思着里面多半已经泛滥成灾了吧。

  足足看了近十多分钟后,郭雪突然听到电视里的男子粗吼一声,随即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就弄到了那女人的脸上。

  吴宝库忙不迭的起身按下暂停,指了指画面,一脸严肃,道:“看到了吗?这就是高蛋白聚合液,刚才那女人的手法,你记住了没?”闻言,郭雪点点头,道:“嗯,记住了。

  ”“很好,我们开始吧。

  过来,帮我把裤子脱了。

  ”吴宝库招招手道。

  只见郭雪犹豫了一下,红着小脸,一步步蠕动着走到吴宝库面前,蹲下身子,小手攀上后者裤子,迟疑片刻,而后使劲扒了下来。

  也不知吴宝库是不是早就为今天做着准备,裤衩子都没穿。

  那玩意老早就处于备战状态,脱离束缚后几乎是蹦了出来,差点抽在郭雪脸蛋上。

  (幼儿益智故事)一股灼热,又有点腥的味道扑面而来,当即就让郭雪心跳加速,也着实被眼前那东西吓的够呛。

  她本以为大黑那东西就够了,没想到吴宝库的更丑。

  反观吴宝库则是一脸的悠闲,尤其是看到郭雪就蹲在自己身前,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的那东西时,心里无比满足。

  “开始吧,一定要按照刚才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来。

  ”吴宝库大大咧咧拉过椅子坐下,张开腿,好不惬意。

  只见郭雪犹豫了片刻,哆哆嗦嗦的伸出小手,尝试性的碰了一下。

  一股软乎乎的触感传来,她却如同触电般,忙不迭的缩回手来。

  “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算了。

  ”吴宝库心里急的不行,语气也跟着不耐烦起来。

  闻言,郭雪强忍不适,再次伸出小手,学着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缓缓动了起来。

  “嘶……”郭雪的小手很凉,却软的跟没有骨头似的,被包裹的瞬间,吴宝库爽的一个哆嗦,倒吸一口冷气。

  “叔叔,是……是不是弄疼你了?”郭雪一脸紧张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继续。

  ”吴宝库声音都有些颤抖。

  虽说小手动个不停,可郭雪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

  她觉得用自己的手弄这么丑的东西,实在是有点恶心。

  尤其是感觉到手里那东西一鼓一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她更是有点不敢再看,耷拉着脑袋。

  吴宝库一边享受这小手的服务,一边上下打量郭雪。

  第一次见到郭雪的时候,他就被那一身水手群的萝莉像深深吸引。

  谁能想到,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郭雪就蹲在他身下,用手伺候他。

  这种巨大的心里满足,加上生理上的享受,几乎是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到了巅峰。

  约莫七八分钟后,郭雪觉得手腕有点酸了,倒是吴宝库的喘气声逐渐粗重起来,眼睛都有些红了。

  只见他突然指了指下面,道:“别光弄那里,那两颗玩意儿也揉一下,这样能更快的促进高蛋白聚合液出来。

  ”此时的郭雪一门心思想着要怎么拿到药,对吴宝库的话深信不疑,小手贴上去就缓缓揉捏起来。

  一股电流感顺着下面逐渐涌遍全身,吴宝库觉得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都要疯狂呐喊,俨然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可偏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微脚步声。

  “邦邦邦!”“老吴!你干啥呢?”敲门声骤然传来,而后便是王喜顺略带焦急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动静吓的郭雪一激灵,下意识就要起身,却被吴宝库直接按住。

  “小雪,马上就成功了,你继续。

  ”吴宝库低声道,到这节骨眼了,别说来的是王喜顺,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他也要享受完。

  闻言,郭雪犹豫片刻,一想到马上就能拿到药,索性硬着头皮继续弄了起来。

  熟悉快感再次传来后,吴宝库喘了口粗气,而后冷哼一声,大声道:“干啥?我这忙着呢,有事就在外面说。

  ”“我家那公羊有点毛病,你抽空去给瞅瞅。

  ”王喜顺隔着木门大声道。

  “知道了,一会就去。

  ”吴宝库不耐烦的回了一声,听到脚步声逐渐远了之后,这才长出口气。

  他这一放松,之前紧绷的神经陡然松懈,再也没经受的住郭雪小手带来的刺激感,身子一软,尽数爆发。

  也不知是不是这一个星期给吴宝库的憋的够呛。

  存粮攒的是真心不少,跟喷泉似的。

  郭雪因为是蹲在吴宝库面前缘故,躲闪不及,水手服上被弄的一片狼藉,手上也是粘乎乎的一团。

  浓浓的腥臭味传来,郭雪觉得有点恶心,忙的起身就要把手上的都行甩在地上。

  却见吴宝库慢悠悠的提起裤子,道:“别弄掉了,这些可都是高蛋白聚合液。

  你那狗,就指望这个救命呢。

  ”闻言,郭雪忙不迭的把手上的东西弄到掌心,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看那模样,就跟捧着什么宝贝似的。

  “叔叔,这个……真的管用嘛?”郭雪眨巴着大眼睛盯着掌心那团白乎乎的东西,总觉得怪怪的。

  只见吴宝库咳咳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当然,这些可都是宝贝。

  不信你闻闻,看能闻什么味儿。

  ”对于吴宝库的话,郭雪也是没有太多怀疑。

  兴许是因为头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好奇心使然,她竟然还就真的把鼻子送到掌心,轻轻嗅了两下。

  一股淡淡的腥味传来,郭雪柳眉一颦,道:“腥腥的,一点都不好闻。

  ”见郭雪竟然去闻自己的那东西,吴宝库心里那叫一个满足。

  虽说还没彻底拿下郭雪,可后者这些举动,多少让他觉得自己对于眼前这个萝莉,已然有了一些主权。

  “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

  这东西不只能治你的狗,还能口服,有没白养颜的功效,绝对是个宝贝。

  你要不要试试?”说到次数,吴宝库的呼吸逐渐重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郭雪。

  “口服?”郭雪狐疑一声,下意识看了看掌心的东西。

  一想到这玩意儿是从吴宝库那地方出来的,而且味道还有些难闻,她当即就摇摇头。

  她才不愿意吃这东西。

  “叔叔,药都拿到了,你快点给大黑治病吧。

  ”郭雪道。

  只见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而后道:“没问题,你把这东西涂在它身上就行。

  ”点了点头之后郭雪便是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里的东西走到外面。

  见郭雪蹲着身子,小手轻轻的在黑背患病的地方涂满了自己的东西,吴宝库心里乐翻了天。

  “叔叔,这样就可以了嘛?”涂完之后,郭雪好奇的问道。

  吴宝库点点头,道:“嗯,再观察几天。

  等第一阶段过了之后,到时候还需要再上药,多来几次它就会好了。

  这几天你就先把它放在我这吧,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

  ”虽说有些舍不得,可郭雪寻思着为了早点治好大黑,答应一声之后就离开了诊所。

  待郭雪离开之后,吴宝库也没闲着,忙不迭的跑到里屋去研究着给黑背弄药。

  那什么高蛋白聚合液完全就是他瞎掰出的东西,那玩意儿抹在黑背身上,不弄出啥并发症就算不错了。

  为了不引起郭雪的怀疑,这黑背的病,他还是得治。

  忙活了一会之后,吴宝库配好了药,给黑背抹上,却是故意减少了量。

  他可不想让黑背痊愈的太早,毕竟还指望着这件事多享受几次郭雪的服务。

  拴好黑背之后,吴宝库这才想起之前王喜顺招呼自己去给公羊看病。

  虽说不太像揽这个差事,可转念一想,也有段时间没看到王瑶瑶了,心里对后者那双黑丝长腿还真是有点惦记。

  离开诊所后,他直奔着王喜顺家去了。

  到了院子之后,却是没看到王喜顺的人,吆喝了几声也没看到人。

  他在正屋外面转悠了一圈,见没人,正寻思要走,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水流声,貌似是有人在洗澡。

  王喜顺不在家,这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王瑶瑶了。

  想及此处,吴宝库脑子里下意识就浮现出王瑶瑶光溜溜的娇躯,摆出各种撩人姿势。

  一想到那场面,吴宝库那地方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惦记。

  因为常来王喜顺家的缘故,吴宝库直奔着卫生间的窗户跑了过去。

  蹑手蹑脚的扒上窗户之后,吴宝库猫着腰,露出一双眼睛,朝里面张望起来。

  他这一看,险些是喷出鼻血。

  屋内,一具光溜溜的背影正对着他,正在莲蓬头下冲凉。

  虽说只是一个背影,可还是让吴宝库看的无比火热。

  说起身材,吴宝库见过的男女人中,还真就没有比王瑶瑶更好的。

  标准的葫芦形,蜂腰肥臀,尤其是那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巴不得扛在肩上。

  “这妮子的身材是真特娘极品,可别孙妍和郭雪那两丫头强多了。

  ”吴宝库吞了吞口水,心里跟猫挠似的。

  他正看的入神,却突然发现屋内那洁白娇躯突然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起来,而且隐隐有一阵微弱的娇哼声飘进他的耳朵。

  这声音吴宝库实在听的太多,当即眼神就怪异起来,心道这妮子该不会是大白天的就躲在浴室做那事吧。

  可惜王瑶瑶始终背对着他,也不转身,急的吴宝库抓耳挠腮,连连跺脚。

  兴许是因为太过着急,脚下动作稍微大了点,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疼的吴宝库直咧嘴。

  可这动静也被王瑶瑶听到,直接关上淋浴头,转过身来朝着窗户张望。

  见状,吴宝库惊的头皮一麻,忙不敌的捂着嘴蹲下身子,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

  以王瑶瑶的性子,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偷窥,估计都能拿着菜刀来拼命。

  一直等到水流声再次传来,吴宝库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贼溜溜的眼睛再次朝着里面张望起来。

  这回他可谓是大饱眼福。

  此时的王瑶瑶恰好是正对着她,那洁白娇躯可谓是一览无遗。

  吴宝库当时就看愣了眼,两人的距离不过隔着一扇窗户,偏偏此时的王瑶瑶正闭着眼睛,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人看个遍。

  顺着王瑶瑶那一团波澜壮阔逐渐往下,直至眼神停留到那三角圣地时,吴宝库眼神挪不动了。

  没想到,还真让他猜中了。

  这妮子,竟然真的躲在浴室自娱自乐。

  

许静明显不愿意和自己再联系了,他如果敲门进去,肯定会被轰出来的,到时候整栋楼都知道自己是个老不正经了。

  老王重新回到了门卫室,一会儿工夫,许静老公抽头丧气的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小区出入口需要门禁卡才能打开,许静老公常年在外,门禁卡不会带在身上,在推门后发现自己无法将门打开。

  他扫去脸上的不快,看向门卫室的老王从兜里面掏出香烟,在掏烟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许静老公根本就没有挺进耳中。

  他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老王将窗户打开,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老王,指着小区铁门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我没带门禁卡。

  ”老王接过香烟,他虽然很想询问许静老公刚才和许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也只能忍住。

  拿着门禁卡从门卫室出来,老王将铁门打开后,在许静老公感谢之下目送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家中有娇妻却不知道好好守着,要是我一定会让她夜夜高潮迭起,夜夜似新娘。

  ”老王啧啧嘟囔一声,转身准备回到门卫室,脚却不偏不斜踢在了许静老公掉落在钥匙上。

  他弯腰将其捡起,抬头看向许静还亮着灯的窗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淫荡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许静家里,装扮成许静的老公,狠狠的将许静压在身后,猛烈的撞击着她娇嫩的身躯。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王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许静亮着灯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许静却还没有关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王继续等了半个钟头,灯光关闭之后,他隐约看到许静从窗户前经过。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许静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王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撞击许静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衣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王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许静和她老公刚刚吵完架,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王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六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许静老公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王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月光昏暗,客厅内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厅的布局。

  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来过,更加可以确定许静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穿过客厅,老王很快来到了卧室门口,卧室房门并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

  老王兴奋异常,慢慢将房门推开,接着昏暗的小夜灯,他看到许静正躺在床上熟睡,在床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许静的孩子正在婴儿床里面熟睡。

  老王知道今晚这个机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他蹑手蹑脚来到了房间里面,站在床位看着只穿着一件薄纱睡衣的许静贪婪的舔着嘴唇。

  许静睡衣下面穿着一条黑色内裤,因为晚上睡觉,所以她的身上并没有佩戴胸罩,而是光着膀子,两只硕大的豪乳垂在床上。

  虽然昨天不但摸过而且还吃过,可是此刻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老王格外兴奋,他的毛虫早就已经苏醒变得坚硬如铁,正挤压在裤子里面让老王非常难受。

  他扭动了一下身体,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这才把裤子连同内裤一并脱下。

  老王胯部武器高高翘起,都快要触碰到了肚皮,随着他的走路一晃一晃。

  慢慢来到熟睡的许静身边,老王贪婪的盯着这具美酮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将粗糙的大手探向了许静的脚踝部位。

  许静已经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顾小孩,早就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王一边轻抚一边瞄着许静的内裤,他将熊腰朝许静的后臀慢慢顶了过去,当顶端触碰到薄纱睡衣的时候,老王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声。

  粗糙的手掌顺着许静的小腿慢慢向上滑过,触摸着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内裤包裹的神秘部位试探了过去。

  许静没有察觉,不知是不是做梦,她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幕吓得老王稳住了自己的动作,他屏息盯着许静,生怕她会突然苏醒过来。

  好在许静没有醒过来,而是将双腿分开,这样可以让老王的手掌全部覆盖在神秘部位上。

  老王心跳加速,当指尖触碰到内裤的时候,许静敏感的身体突然剧烈一颤,从鼻孔发出了一缕舒爽的呻吟声。

  许静长时间一个人照顾孩子,体力早就已经被抽离干净。

  本以为老公回来会好好将她那具饥渴难耐的身体好好滋润一番,可是丈夫却在房间内发现了老王存在的迹象,和许静争吵了一番。

  许静心里面极其崩溃,她因为身体的关系,虽然被老王推油按摩,但是在关键的时刻,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却被丈夫如此误解,更加让她无法承受。

  在老公离开之后,许静也陷入了身心疲惫之中。

  老王此刻并不知道许静的悲伤,(儿童智力故事)他早就已经想要得到许静的身体。

  刚才在按摩推油的时候,他就想立刻进入女神的身体之中。

  可是因为想要将女神的欲望全都激发出来,老王前戏做的非常充足,但就在要准备进入身体的时候,却遭到了许静的阻拦。

  现在许静依旧睡着,老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着许静那条毛茸茸的花蕊,一滴滴晶莹剔透的粘液在老王的触碰下纷纷从桃花源深处分泌了出来。

  虽然许静已经睡着,但是却依旧感觉到了这种长久未曾得到的快感正侵占着自己的身体。

  伴随着老王的轻轻抚摸,睡熟中的许静娇喘连连。

  

生性多疑,总怀疑妻子出轨,最终怒气难忍竟当众将自认为的“情敌”砍死。

  近日,福建省顺昌县检察院(办公室爱爱)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杨顺荣批捕。

  杨顺荣是顺昌县仁寿镇村民,生性多疑的他平常总觉得妻子背着自己出轨。

  今年4月4日,杨顺荣突然间想起自己2010年去厦门办事时,妻子称要喝朋友徐某的喜酒,不肯同去。

  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当即打电话向徐某弟弟询问,得知徐某当年结婚时确实没有办喜酒。

  郁闷之下,杨顺荣又胡思乱想起来,想起不久前妻子曾与本村男子林某一同上山采过野菜,便认定妻子和林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在质问妻子未果后,杨顺荣恼羞成怒,持刀找到正在村里食杂店打牌的林某,对其头部连砍十余刀致其死亡。

  案发后,杨顺荣到公安机关投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760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515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6003.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43.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679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510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329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5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