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 抓 龍 筋,新手必看

“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磨盘姐就吻上来,痴迷的道:“二狗,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  皮二狗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磨盘姐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二狗,帮帮我!”  就在二狗要不要拒绝的当儿,就听院外传来组长千年虫的声音:“二狗,小王八蛋,出来,有好消息告诉你!”  一听千年虫来了,大磨盘魂飞魄散,三下五除二穿起衣服,爬窗溜了出去。

    皮二狗体内有一团火四下流窜,见是讨厌的马屁精千年虫来了。

  他就大声道:“千年虫,我叫二狗,不叫小王八蛋!”“好,二狗,我是代皮村长发通知,你家那亩田,村里要收回去研究。

  为了补偿你,由我家和村长家,把靠近白洋湖的三亩良田划给你!看看,皮村长待你多好啊,还不谢谢皮村长?”千年虫趾高气扬的看着皮二狗道。

    “我那是神田哦,不换不换!”其实皮二狗心里乐开了花,他家就这一亩良田,正发愁没地种呢。

  没想到皮大炮主动送田来了!  也难怪,打从昨天他们几家的田长出了逆天蔬菜,这几亩田摇身一变,就成为村民口中的神田!  说起神田,每个人都羡慕嫉妒恨。

    皮大炮看着眼馋,认定神田是块风水宝地。

  就变着法子,假借村里要研究的名义,想把神田占为己有。

    “由不得你,这是大奈村村委会全票通过的表决,不光是你家,还有香荷花家、王红裳家一共五户,都要回收!”千年虫口气强硬的道。

    “那是我家祖传的田哦,你说回收就回收?要回收也可以,我要换十亩田,少一分都不行!”皮二狗趁机增加筹码道。

    “鳖犊子,你狮子大开口啊。

  一亩换十亩,这么大的事我作不了主,等我消息!”千年虫朝地下吐了一口痰,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皮二狗在背后骂了一句,这个老萎货,不是个东西!    上午九点,二狗带着三十斤三七种子和二十斤重楼种子,提着上山。

  刚要打出院门,只见王红裳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劈头就道:“二狗,千年虫那个老东西,他说要把我们的神田换掉。

  你怎么说?”  “我是这么说的,给我十亩良田,我就同意换。

  千年虫作不了主,找村长去了!”皮二狗嬉皮直乐的看着王红裳道。

    一听他小子答应了,王红裳气得上前拧了他一把,一跺脚道:“你还笑!那是神田呀,你家的面积是最大的。

  千万不能答应啊!我、香荷花、唐二伯还有刘红莲,我们一致商量好,坚决不换,皮大炮还能吃了我们啊?”  “红裳姐,我都答应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啦!”皮二狗乐得不行了道。

    “你还乐,傻瓜,不理你!”王红裳眼前一黑,差点没给他气晕。

    其实,皮二狗很告诉她,那几块田能长出逆天庄稼,不是因为田地本身哪里神了,而是他用神霄印求下来的灵雨!  可是呢,回头一想,这种一听就知道吹牛比的超自然的东西,还是免开尊口好。

  省得王红裳把他看成神经病。

    “媳妇,我不是傻瓜哦。

  对了,你今天没课吗?没课就一起上山种药材。

  要是种活了,咱俩对半分!”皮二狗兴冲冲的看着王红裳道。

    “傻子,哪有在山上种药材呀,种得活才怪!”王红裳不满的狠白了他一眼。

    “没试过怎么知道种不活?万一种活了呢?”皮二狗心说,我有求雨术,用灵雨一浇灌,应该没问题。

    “哼,你要是种活了,我就让你吻一分钟!”王红裳打死都不信,山上怎么能种药材呀,那里都没水,怎么种。

    “吻两分钟!”这家伙屁颠的加筹码道。

    “那就两分钟。

  但是,要是种不活呢?”王红裳狡黠的抛出一颗大霹雳。

    “你来说。

  ”  “种不活的话,你答应换田那事,不作数。

  皮村长要换,你不能答应!”  “成。

  就这么说定了,美女媳妇,跟我上山!”皮二狗乐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王红裳羞得跺了他一脚,气哼哼的说:“再叫媳妇,我就打你!”说着,跑回家拿家伙什去了。

    两个在桥头会齐,一起进入大奈山。

    沿着那条新开僻的羊肠小道,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古庙的位置。

    到那一看,就看到两头黑瞎子,正在古庙那转悠呢。

    啊!  王红裳看到黑瞎子,登时就尖叫起来:“二狗,快跑!”拽起他就跑。

    不曾想,那俩黑瞎子闻到皮二狗霄光火文印发出的气劲,忽是恐惧起来,落荒而逃。

    皮二狗嬉皮直乐道:“红裳姐,快看,黑瞎子跑了,我跑个毛!”  王红裳扭头一看,傻眼了道:“怪事,黑瞎子好像很怕你哦?二狗,你肯定有秘密瞒着我!”联想起上次,二狗一来,周围的动物全部跑光。

    “我没瞒你哦。

  可能是小时候我经常来山上玩,跟动物都混熟了。

  我那时有点顽皮,这个动物打断条腿,那头牲口拔光点毛,所以,它们见到我就跑!”皮二狗一阵瞎编道。

  他心说喵了个咪,我要是说实话,说我手里有法印,印章能驱逐飞禽走兽。

  红裳姐不信啊,这怪不得我!  “你这家伙,小时还真是个熊孩子。

  往女生书包里放老鼠的坏事没少干,哈哈!”一提这事,王红裳笑得肚子疼。

    皮二狗没接她话头,这家伙正看着剩下的野生三七发愣呢。

    “逆天了,逆天了!一晚就窜高了一截,枝干也大了一轮!”说着,他这货就像守财奴看到了金元宝,飞扑上前,一锄头下去,就见一块足有半斤多的胖大三七呈现在眼前!  王红裳也失声尖叫道:“天哪,这么大的三七!二狗,我们发财了嘻嘻!”  “那还等什么,快挖啊!”  两个人神情异常亢奋,挥起锄头,卖力地挖了起来。

    一口气挖了一个小时,两个蛇皮袋都装满了。

    二狗带的蛇皮袋是大号袋,大概能装一百斤。

  王红裳是四十斤装,见装得满满当当,这美女村花兴奋的道:“二狗,我发现跟了你,就有肉吃,能赚钱,你真是我的幸运星呢!”说完,忽是发现哪里不对劲,娇羞如浓桃艳李。

    “红裳姐,你长得真漂亮。

  我想亲你一口!”这家伙没正经的看着王红裳道。

    “去你的,只有你赌赢了才能亲!”  “那红裳姐,我们动手把药材种子埋土里去!”两个说干就干。

    忙活到正午时分,二狗带来的药材种子全部种完。

    不过,他总不能当着红裳姐的面求雨,不然红裳姐非吓晕过去。

  只好先下山,等下倒回来求雨。

    二狗不让王红裳受累,两大袋子三七,一肩扛一个。

    王红裳见他小子力气大,扛重物下山,连喘都没喘一下,她就在心里面佩服起二狗来。

    下午,吃完了午饭,二狗又从香荷花那里借来三蹦子,把两大袋三七搬上车。

    就这样,他骑三蹦子,王红裳骑助力车,(爱女狂欢)两个一起进城。

    双双来到药市,直奔白杏的药材批发部。

  上二楼发现白杏不在这边办公,二狗就拨通了白杏的电话,白杏听说他有山货卖,很快赶了过来。

    这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一脚下车,发现他小子身边多了个漂亮姑娘。

  就有些酸溜溜的道:“二狗,这是你女朋友吗?”  “白姐,不是,不是哦!”王红裳连连摇头否认,脸红得像绽满了桃花。

    “额,她叫王红裳,是我们村小学的美女老师!”二狗忙是作介绍道。

    白杏得知王红裳不是二狗的女人,心下一喜。

  燕儿蝶儿的看了看货,忽是大叫道:“天哪,这么大的三七!一块都有半斤,我的娘!”  “白姐,这是从土壤最肥沃的大峡谷挖到的。

  又胖又大,品质是一流的。

  那个啥,是不是该涨一点?”这家伙贼精的看着白杏说道。

    “你这小子,怕姑奶奶坑你么。

  五百元一斤,满意不?”白杏笑眯眯的抛出了一颗大霹雳。

    一听涨到了五百元,王红裳就激动了,心说,五十斤就是两万五啊,我代课一年的工资才一万不到。

  天哪,这都是沾了二狗的光。

    再看皮二狗的时候,王红裳媚眼里的浓情,浓得好似欲滴出玫瑰汁来。

    在一楼秤重后,白杏就叫两人上二楼领钱。

    “二狗,这是你的五万元!”白杏从保险柜拿出一堆钱,拍了五沓给皮二狗。

    他这货从来没挣过这么大的钱,当场就在那里数钱玩。

    “王红裳,这是你的,两万五千!”  王红裳把厚厚两沓钱,放入挎包内,见他那货还在那数得飞起,一边还嘿嘿傻乐。

  王红裳好气的打了他一下道:“二狗,你丢不丢脸啊,数了好几遍了!”  “我就数着玩,数钱犯法么?”这货整个一没心没肺。

    白杏深有同感道:“记得我赚第一桶金的时候,比二狗还丢脸哦。

  我是直接把现金铺在床上,在钱堆里睡觉哈哈!”  这老板娘表面上似古井不波,桌底下却有勾当。

  她见二狗面对面坐着数钱,她的一条丝、袜腿就伸出来,在他小子身上寻香拾翠。

    皮二狗怕王红裳发现,只在那里装傻。

    王红裳还真没往那方面想,一个身家千万的富婆,又年轻又漂亮,说她跟皮二狗有一腿,她打死都不信。

    因怕身上带着大钱遭贼,就一个劲的催促他道:“二狗,人家老板娘要做生意,回家数,走吧!”  “那好吧,我们走吧。

  白杏姐,再见喽!”二狗笑嘻嘻的回头看了白杏一眼。

    白杏眼巴巴的倚在门口,一个劲的冲他送秋波道:“二狗,你的药材不要卖给别人,要卖就卖给我,听到没?”  “好嘞,木有问题!”  望着二狗离去的背影,白杏好似痴了,一个劲的念叨:“二狗,你怎么就走了呢?我还想你疼我呢!”  再说皮二狗、王红裳。

  两人一起去银行存钱,存完钱,王红裳说要去见个朋友,皮二狗就一个人回村。

    回家稍事休整,皮二狗独自一人,去了一趟大奈山。

  成功求了一场灵雨,看着灵雨把三七基地浇透了,这才得啵下山。

    到家就见院前停着一辆大货车,前面有一台小车。

  他小子一到,就从车上下来一个美艳女郎。

  不是别人,正是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容燕姬。

    一看是容燕姬来了,皮二狗腆着脸笑道:“老板娘,我的主意不赖吧?你这是……来拉货?” “二狗,中午推出的免费吃场面那个火啊,光排队就排了上百米!”要知道,容燕姬从表姐家借的一百万到帐后,她孤注一掷,一口气砸下几十万元打广告。

    九星城的市民听说燕姬大酒店新进了一种逆天蔬菜,还是免费吃,吸引了大批食客。

    容燕姬从二狗这里购入的一千多斤食材很快拼光。

    食客们一致的评价是,好吃,超级好吃!  “额,免费吃的不火都不可能。

  今晚正式收费,就看有多少回头客!”  “只要赢得口碑,回头客肯定大把的!”插话的是灵瑶。

    皮二狗没想到灵瑶也跟来了,瞪了她一眼,还是对她不理不睬。

    老板娘哪知道他俩个有心病,兴冲冲的道:“二狗,我需要三千斤逆天蔬菜,有没有问题?”  “木有问题!”皮二狗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距五点半饭点上只有两小时。

  他这货就话锋一转道:“我去村里叫几个帮工,帮忙摘菜!”  蹬蹬蹬,他这货第一个来到香荷花家。

  香荷花正在便桶前方便,不提防这家伙一蹦蹦了进来,把寡嫂吓得一下子站起来,嗔白眼道:“二狗,你吓死我了!神马事哦,这么急!”  “荷花嫂,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下来收菜了,快喊人摘菜去!”说着,这货看了一眼那磨盘,没空多回味了,匆匆离了寡嫂家,又一个电话通知了王红裳。

    王红裳正准备冲凉,接到电话立即风风火火赶了过来。

  两个人分头行动,去村里雇了十个女工,说好工钱一百元。

    就这样,皮二狗带领村里一群留守女,下到神田,热火朝天的摘起菜来。

  拔萝卜、挖土豆、摘秋葵,都是村妇们的拿手绝活。

    只用了一个小时,三千斤逆天蔬菜就装上了车。

    香荷花和王红裳这两家的神田面积小一点,香荷花的菜地一共出产五百斤逆天蔬菜,拿到一万元菜款。

  王红裳呢,她的地出产了七百斤,挣了一万四千元。

    皮二狗的地摘完一千八百斤,还有得剩。

  他分的钱最多,一共拿到三万六千元。

    又有一笔外水入袋,仨人都兴高采烈,开心得过大年一样。

    地里的活干完,王红裳就回家冲凉去了。

  香荷花不急着走,她跟着皮二狗进了家门,浓桃艳李的道:“二狗,你帮我赚了钱,想不想我报答你呀?”  “额,荷花嫂,你怎么报答我啊?”他这货心情好,就和寡嫂打情骂俏起来。

    “我给你按摩,要不要?”  “虾米,你会按摩?”  “我还会踩背哦,试试吧,很舒服的!”两个就关起门来,一个躺着,一个就捏拿起来,一会儿拍打得啪啪响,一会儿就从背推到脚。

  推得二狗那货大叫舒服。

    不知多久,香荷花浓桃艳李的一躺,眼巴巴的道:“二狗,你也给我按两下!”说着,女人就除了衣服,卧在那里。

    皮二狗照猫画虎的就按摩起来,按着按着,两个就吻作一团……

大清早。

  少妇孟婉晴又开始浑身难受了。

  不到五点就醒了,从床上爬起,开始折腾起丈夫王立群来。

  如狼似虎的年纪,需求极为旺盛,可哪知,丈夫没几下,就不行了。

  干巴巴的,浑身不是滋味,刚来了点感觉,丈夫就泄气了。

  “哎,又不行……”孟婉晴眼神哀怨,媚眼如丝,望着丈夫,心底格外不是滋味。

  忍不住,她从抽屉里拿出了玩具,自我满足了一番。

  感觉是有了,不过那种空虚感却越来越强烈。

  她,多么希望能有一个威猛的男人,征服自己啊!她是一名师范大学的老师,外表端庄贤惠,可骨子里十分奔放。

  也许是玩的太嗨了,竟忘记了上班的时间。

  火急火燎的出门,连小裤都忘记穿了。

  “终于赶上了。

  ”正值上班高峰期,人满为患,好不容易关上门,孟婉晴被挤在角落里,贴着冰凉的电梯,凉飕飕的,屁屁上来了一股寒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轻微的小摩擦让她来了一点感觉。

  “嗯?怎么有种温热东西戳着我?”还没缓过神呢,孟婉晴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她本能的往旁边挪了挪,却没想那东西也顺着跟了过来。

  电梯很拥挤,她没有躲闪的空间,隔着白色短裙,那东西片刻不离的戳着(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自己。

  该不会?狭小的电梯空间,紧贴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让孟婉晴立马意识到,有色狼!正打算呵斥时,却突然发现电梯反光镜上那张熟悉的脸。

  那……那不是自己教的黑人留学生詹姆斯吗?电梯色狼竟是自己的黑人学生!孟婉晴脸瞬间通红起来,隔着单薄的白裙,被他拿东西顶着,恰好她又发现自己太匆忙,小裤也忘记穿了,这……这?脑子一阵混乱。

  呲呲……砰!一声巨响,电梯强烈晃动,正运行的电梯突然戛然而止,陷入一片黑暗。

  狭小拥挤的电梯空间,人群开始慌乱起来。

  “停电了?”“什么破电梯啊,怎么总是出故障?”“快点打求救电话……靠,没信号啊……”一阵嚷嚷中,孟婉晴突然到屁股上袭来一双粗厚的手掌,幅度不大,手掌的温度顺着屁股蔓延全身,大早上没从丈夫那得到满足的她,原本就燥热的厉害,突然更想体验一番这厚实的温度。

  这,偷偷摸她的人可是自己的黑人学生啊!可被他这么一摸,怎么就那么舒服呢?真的羞死人了!面对这香气逼人的女人,被摸得一点抗拒都没,电梯里又是一片漆黑,詹姆斯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手顺着裙摆往下摸去,伸到了里面。

  竟是一片荒芜,畅通无阻……因为小裤没穿,詹姆斯一手……“我靠,这女的真奔放,出门都不穿……”詹姆斯在后面猛地吞了口口水,想着方才见到的那张修长嫩白的大美腿,如果能抱着肆无忌惮的弄一次,那真的是爽死了。

  当然,詹姆斯对电梯上偷摸这种事情早已轻车熟路,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更何况这次的“猎物”还蛮听话。

  孟婉晴感觉到对方贴着自己屁股的手,指尖熟练的活动起来。

  “嗯!”孟婉晴皱着眉头,浑身一个哆嗦,那手指很顺溜的就进去了。

  “啊!”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声音。

  不行,不能再这么让詹姆斯继续下去了,她怎么能做出对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呢?可,可是这黑人的手法真的是爽啊,没两下,她身子就有点发软。

  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低着头,身体情不自禁的来了感觉,跟丈夫结婚二十年来,她还从未体验过竟还有如此厉害的指法。

  詹姆斯感觉到面前女人身体在颤抖,心底不禁一阵冷笑。

  “这女人,反应可真不小啊,以前可从来没遇见过,就这么两下,就成这样了……”他猥琐邪笑,瞅着电梯一片黑暗,这女人又没抗拒,岂不是天赐良机。

  想到这,他邪恶的将自己裤衩的拉链给解开。

  呼……孟婉晴的裙摆很短,单薄,明显感觉到里面的温度提升了几分,她很快意识到,这个黑人留学生肯定是将裤裆的拉链解开了。

  孟婉晴前几日还看过欧美小电影,黑人的那儿,恐怖的无法想象。

  那东西就这么贴在自己后面,似乎只要自己稍微动两下,就能进入。

  此时的孟婉晴脑子一片混乱,竟想尝试这黑人的厉害,哪怕她是自己的学生。

  詹姆斯一直在控制,不断的在后面对女人屁股磨蹭。

  他轻轻掀开裙摆,弯腰的同时,假装脚没站稳,往前一顶,竟直接窜了进去。

  “唔……”突然被毫无阻拦的闯入,孟婉晴浑身一涨,忍不住发出了丝丝呜咽。

  身体竟感觉到强烈的畅爽,舒服感,竟本能的想要去迎合,但仅存的理智提醒她,身后的人,可是自己的学生詹姆斯啊!她咬着粉嫩的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只是詹姆斯只是轻轻的往前一动,孟婉晴就彻底失了力气,脚底都软了。

  

  前不久的事,认识她时我刚失恋了,跟了我三年的女友跟别人好了,失恋的日子可以说是堕落放纵的,整天跟哥们醉生梦死的,后来听哥们说,替代是最好的遗忘方式,特别是感情,后来天天去喝酒也没意思了,无意间我去了一个交友网站,想通过网上跟人聊天搞暧昧忘却这段无法弥合也难以割舍的情感。

    后来就认识了她,当时是我在加一欢网上买了豪华牵手场景,然后通过网站的同城推荐牵手(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的,看她照片的第一眼,就感觉她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因为那时比较晚了,我们只是随便聊了几句,内容我现在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她说她已经结了婚。

    之后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我发现她的善良,很善于倾听,我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她,我发牢骚的时候,她会安慰我,所以很喜欢跟她聊天。

    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她的声音,是那种成熟的女性声音,听起来很亲切,那时就猜想她一定很有女人味,有了电话的接触,我们感情的距离也拉进了不少,不过想到她是有老公的人了,我也不好意思经常打扰她,除了上网,偶尔就短信联系着,当时说不上喜欢,但对她蛮有好感的。

  口述:我和良家少妇的激情往事  后来聊天中我知道她跟她老公已经分居了,感情已经不在了,当时我有点惊讶,没想到她感情也有问题,还那么淡定的安慰我,让我挺佩服这个女人的,还让我有些着迷了,也只是那一刻才让我知道她其实内心也是脆弱的女人,只是假装坚持罢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之前给我安慰让我觉得对她多关心点,也许男人天生有着保护欲的吧,慢慢的我们就暧昧上了,开始老婆老公的叫,后来自然就不满足电话联系,每天都想见她,直到一天周六晚上,我们才见了第一面,然后发生了性关系,现在想想一切都挺自然的。

  她不算很漂亮的,但很有气质,不得不说,结过婚的女人确实有种普通少女没有的韵味,看的我心动不已,吃完饭我们在广场上走了走,在一个没人的角落我们接吻了,是我主动的,但她没拒绝,我就明白她的心意。

    后来我们很自然的去了附近的一家宾馆,不过看的出来她有点紧张,上楼的时候我们分开走的,也许她担心碰到熟人吧,不过说实话我也有点紧张,第一次还走错房间了,把6看成9,一直打不开才知道自己看错房门号了,不懂是不是太紧张的缘故,一下子我们都笑了,气氛就变的轻松多了,找对房间后开门一闪进了房间。

  当时我们没有马上开工,她说要先洗个澡,我已经欲望高涨,下面也搭起了帐篷,不过洗洗更健康嘛,后来她裹着一条白色浴巾出来了,她的皮肤很白,看的我想马上去解开了她的浴巾,但她叫我也去洗,没办法,胡乱的洗了洗,出来就猴急的吻上了她的嘴。

  口述:我和良家少妇的激情往事  她似乎也放开了,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她显得很兴奋,身体微微颤抖,我带上套套,勇猛的进入她的身体,那天我们尝试着从不同姿势进入,做了很久,也很满足。

  后来我们在一起一段时间,但不是很长,跟她在一起挺开心的,也做爱,我记得有次很狗血,正嘿咻的疯狂呢,她老公好死不死打电话过来,按掉了还打,当时真想骂娘,没办法让她接了,但我却没有离开她的身体,她有点紧张有点抱怨的看着我,真是说不出的刺激,让我越加的兴奋,匆匆说了两句挂了,一阵大笑之后,我们更猛烈的翻云覆雨了,太销魂了。

    可惜这种一开始就知道没结果的感情,注定是短暂的,她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跟我在一起,彼此都很明白这个道理,慢慢的就联系淡了,其实是她主动提分开的,她怕继续下去会产生很深的感情,那样会身不由己,我也能理解,毕竟她还没离婚,我也还没结过婚,很多现实的东西注定我们只能向加一欢网上那些男女一样,玩玩就散,给彼此一段美好的回忆就好,别的就不要想太多了,写出来也算是种回忆吧,毕竟经历了也会怀念的。

  口述:我和良家少妇的激情往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346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19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509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758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683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362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362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a.aspx?3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