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男 男 a 片,新手必看

三表妹芸熙是痴痴得看着这位让自己脸红的表哥,而二表妹虽然表面很不在意,但眼神还是偷偷瞄了几眼,至于表姐虽然被人追求无数,但表弟的那种(豁达大度)男人魅力还是吸引了她。

   甚至连小姨都要焕发了第二春,对于这个无趣的老公,家里突然多了这么个帅气而且还是村里当教师的男人更骄傲和欣喜的事了。

   “小羽,赶紧去洗洗喝稀饭,等下跟着三妹一起去学校,你们正好同学校,也不知道你教哪个班,要是芸熙是你学生那就好了。

  ” 小姨笑道。

   “谁教都一样,学习那么差,反正不指望她考个什么高中,我都想好了,中考后直接来田里帮忙。

  ” 姨父说话一向说不出好话,整一个农民样,当初这么漂亮的小姨怎么就嫁了个这么个姨父呢,杨羽怎么也想不通。

   “不要!我要上高中。

  ” 芸熙撅着嘴巴,她可不想象隔壁张花那样,好一个花季年龄天天往田里跑,整天泥巴嘻嘻的。

   杨羽却没听见去,直接去了后院,刚才跑步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掌心有个黑色印记,怎么搓也搓不掉,现在只想赶紧去后院洗洗掉,可怎么洗还是洗不掉。

   这印记昨晚睡前还没有,今晚就有了,这中间只跟那个老太婆握过手,难道? 杨羽越想越不对劲,心想可别是什么尸毒啊,运气没那么被吧。

  见洗了半天没洗掉,也就不管,脱下背心和外裤就淋起水来。

   表姐正对着杨羽,杨羽的身材和脊背完全印入眼帘,宽阔,健壮,整个就是媛熙喜欢的男人类型。

   虽然大姐已经二十一岁,而且追她的男人无数,可在这个村里,她就是没一个看上眼的,一直保持单身,谁知这老爹竟然要把她嫁给隔壁那个傻狗儿,她是打死也不肯,更不同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那么一个男人,绝对不可能。

   要是杨羽不是我表弟该多好,大姐媛熙不禁在心中感慨。

   吃完饭,三表妹就带着表哥一起去学校。

   这路上,芸熙三妹心里不知道多开心,仅仅只是说了两句话,看了两眼,那颗情窦就马上在心里发芽,疯狂成长。

   至于杨羽,表姐的成熟和三妹的乖巧害羞这两个极端的女孩都是他喜欢的类型,杨羽才不管你是谁,表姐表妹也都一样,泡定了。

   而二表妹,昨晚见识过了,虽然外貌上绝对不属于其他两人,但是性格够强势泼辣,短时间内,杨羽可不敢惹。

   “是不是以后都跟表哥一起上学放学啊?”芸熙低着头,轻轻得问杨羽。

   杨羽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表妹,胸口还完全没有表姐那个尺度,屁股也很小,身材也瘦小,看起来,还在发育中,这种女孩子可不耐操,没两下估计就会哇哇叫。

   学校位于三谷半腰,要穿过半个村子,顺着山路往山上爬才能到。

   芸熙很聪明,她没有带杨羽走大路,心知以表哥的英俊村里的少女和少妇门都会主动上来勾引,到时这表哥还不知道会投到谁的怀抱里,所以她带着杨羽从前山的桔园过,虽然路途远了一点点,但是绝对不会遇到人,这样就多点跟表哥相处的机会。

   过了桔园,学校就在眼前。

   这所学校真心破旧,就一个教学楼,还只有两层,教学楼后面还有幢,看起来,住了些人,估计是学校的老师和食堂吧,然后就是个操场,操场啥也没有,就是黄泥地。

   学校包含和小学和初中部,可全校加起来,还不到两百人,平均每个班才十来人,于是,就两个班混合一起,初三独立一个班,总共才五个班级,老师上课都是各上一半。

  学生除了本村的,还有隔壁几个村的,那都是爬过山来上学的。

   乡村老师那就更少了,还不到十个,城里人压根不会有人来,所以杨羽是个特例,甚至学校在门口打出了欢迎的字样。

   芸熙去了自己的班级,杨羽去了老师们的办公室,全校六个老师全部在这里办公。

  杨羽敲了敲门,随着一声请进,杨羽很有礼貌的走了进去。

   “你找谁?”前方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头子看见这么个帅气的年轻人,便问道。

  杨羽扫了一眼办公室,除了这个糟老头外,还坐着三名女老师,这三名女老师长得各有特色。

   一个短发瓜子脸,干脆利落,脸色很冷漠,跟杨羽差不多年纪,一个成熟富有女人味,看起来稍大,是个熟女,而另一个比杨羽小,看起来古灵精怪,给人一副很开放的感觉。

   杨羽进门,这三个女教师几乎同时抬头,短发教师看了一眼就又低下,而那成熟的女人却直勾勾得看着杨羽。

  杨羽微微一笑,走了上去:“你是校长吧,我是杨羽,是新来报告的教师。

  ” “哎呀,你就是杨羽,可把你给盼来了,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什么时候来呢。

  ”老头子一下子高兴起来。

   “校长,是讨论会不会来吧。

  ”那古灵精怪的女教师还了嘴,还特意跑杨羽面前看了一眼:“哈哈,果然是个大帅哥,李若水同学,我赢了,苹果拿来。

  ” 那熟女教师李若水摇了摇头,很是无奈,拿出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扔了过去:“塞住你的嘴巴。

  ” 可谁知,那女教师接过苹果,却递给了杨羽:“给你的,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们,有没女朋友?” 杨羽心里乐开了花,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不乐意,可表面却还是装着很斯文很绅士:“谢谢你的苹果,不过你还是留着自己吃了。

  ”那女孩当场碰了壁,引得他人哈哈大笑。

   接着,杨羽拿出了教师资格证,学位证和县里发的报告证递给了校长,校长定睛一看,乐开了花:“我们学校终于来了个高才生了,华东师范大学本科,数学系,你们看,这可是我们学校最高的学历啊。

  ” “校长过奖了!我只是名刚毕业的小屁孩,啥都不懂,还望你们多指导。

  ”杨羽基本的礼貌还是会的。

   听到这句话,那短发女孩也抬起头,看了一眼杨羽,而正好杨羽也瞄了过去,两人四目一对,突然来了感觉,双方均是微微一笑。

   “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校的美女教师李若水。

  ”校长介绍道。

   杨羽仔细一看,还是真美女,她的这种成熟美跟表姐不同,更富有女人味,是那种让男人看了神魂颠倒的那种,说白了,更有狐狸精的味道。

   接着一一介绍,那古灵精怪的是郑欣怡,像个00后,性格活泼,思想也超前,什么都不怕,什么话也多乱说,在办公室还常常讲黄色笑话,是最开放的一个女教师了,主要教小学。

   然后是介绍冰雪皇后冷萧雪,可冷萧雪从头冷到尾,平时不太合群,也不爱说话,骨子里透着股寒意,村里也没人敢追。

   除了这三人,还有三位女教师已经上课去了,杨羽才发现,这学校除了校长这个老头外,其他六外竟然都是女教师,这让杨羽乐开了花,这不是百花丛中一点绿吗。

   这时,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人,杨羽定睛一看,惊愕道:“是你?” 那人皱了下眉头,马上想了起来,也同样吃惊道:“是你!”杨羽没想到这女教师竟然就是昨日那山上水潭里的裸女子,这村子可真小。

  “杨琳,你们认识?”校长老头子疑惑得问道。

   原来此人也是本校的教师,叫杨琳,杨琳一见到杨羽马上想起昨天洗澡的事,就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看光了身子 这种事,哪能说出来? “没,不认识!”杨琳撅着嘴巴,看都不再看杨羽一眼,杨羽心中好笑,连你的桃花瓣都被哥看了,还害羞什么呢,但杨羽却装出一副绅士的形象。

   杨羽的泡妞准则就是要高贵,伪装,不能像鸭一样见女人就上,只有高贵的形象才能让这村的女人各个投怀送抱, 到时组建一队后宫三千也不再话下。

   如今,杨羽的第一目标还是自己的表姐,他发现这个表姐最有味道,又刺激又爽,想着想着恨不得今晚就偷偷潜入表姐的房间大干一场。

   当然,这三姐妹,这些女教师,甚至女学生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杨羽暗自得意自己没来错地方。

   “小羽啊,你是高材生,所以校长决定,初三的数学和自然这两门课就都给你带了,然后,这全校的体育也是非你莫属了。

  这初三班级 比较特殊,我们已经连续七年全县中考倒数第一了,这次真指望你打场漂亮的翻身仗,明天县委还来检查,我们任务艰巨啊。

  ”校长拍拍杨羽的肩膀,就像把一个重担和所有的寄托都压给了他一样。

   这时上班的铃声响起了。

   办公室那女教师纷纷出去上课,杨羽安排了个破解的办公桌,就坐在那冰雪皇后冷萧雪的右边,而对面是熟女李若水,后面是墙,右边的位置杨羽还不知道是谁,几乎被一群美女教师围在了中间。

   校长给了他一张课程表,自己也就出去了。

   杨羽一看课程表,排得挺满,基本上都是两节连在一起上,后面二三节就是他的课,很多教师都是连续四节,下午还有,工作严重饱和。

   杨羽花了些时间整理了下课桌,打扫了下办公室,熟悉了下校园,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课间的时候,全校的学生就又热热闹闹,无忧无虑,一起玩着游戏,很快第二节课的铃声很快就响了。

  杨羽呼了口气,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节课,总要给学生点好印象。

   这刚出了门,在楼梯口转弯,迎面和一女学生撞个正着,那女学生一看杨羽,不认识,当然也不会认为是这里的老师,开口就骂: “你走路不长眼啊?” 杨羽邹了眉头,看女孩高挑,外貌稚嫩清秀,一副孤傲的样子,还背着个书包正下楼:“同学,你不会是逃课吧?” 那女同学见一语被识破,冷冷说道:“你算老几啊,要你管?” 这农村的女孩子都这么有个性?这时,校长经过,看见了此景,说道:“姬茗,又想逃课?回教室去。

  ” 那姬茗同学一看是校长,愣是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白了杨羽一眼,就像就在都怪你,害我没逃成,便径直回了教室。

   “这女娃比较叛逆,你要看紧点!”校长吩咐了下,就回办公室了。

   杨羽找到了初三班级,远远的在走廊上就听到一片吵杂声,跟菜市场一样,而且还都是女生。

  杨羽保持着微笑,想给这些女生留个好印象,刚跨进教室,突然一东西直线往他飞来。

   啪的一声!打在了杨羽的脸色,顿时杨羽满脸粉尘,原来是个黑板擦,而且是个刚刚擦完还全是粉尘的黑板擦,杨羽的脸被一拍,这深深地洛下了一个方块黑色粉印,像一个男人涂了胭脂一样。

   顿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可是,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站他们面前的不是那个糟老头校长!而是一个超级大帅哥,阳光帅气健康充满男人味的大帅哥! 瞬间,全班从哄堂大笑到鸦雀无声!不是因为他们怕才安静的,而是因为全班都被杨羽的男人魅力吸引了。

  这学校唯一的一个男老师就是那个糟老头校长。

   剩下的就是后面坐着的几个土瘪子男生,穿着解放鞋,捞取裤脚,衬衫敞开着膛,被重活压得还没她们女生高,晒得跟肯尼亚来的一样,整个就一群非洲难民,这几个男同学在女学生的眼里那压根就不叫男人,因为实在是太丑了。

   而眼前的杨羽对比那个糟老头和班级的土鳖男生,一下子把差距拉成了天,杨羽的帅气在原来的基础上又翻了几番,你能想象一群刚发育好正处于青春期幻想的少女们,天天想着男人的少女们看见杨羽那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

   杨羽就像一个白马王子一样粉墨登场,一下子亮瞎全部女人的眼。

   杨羽捡起了黑板擦,走到了讲台上,拿出了纸巾擦干净了脸,丝毫没有露出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新来的班主任吗?” 杨羽的微微一笑迷倒了所有的女生,好几个女生都快流下口水了。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罚就罚我吧。

  ” 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后排一位女生站着,一看是刚才逃课的姬茗,说道:“好啊!就罚你吃了这个苹果吧!”说着,不知哪里掏出个苹果扔了过去。

  这个苹果是郑欣怡硬塞给他的。

   杨羽的‘惩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更出乎了姬茗的意料,还没有老师是这样惩罚学生的。

   “哇!好帅哦!”片刻之后,台下已经议论纷纷。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杨羽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喊的这句话,这句话惹得全班又一阵哄堂大笑。

   “还没有,如果你们想谈恋爱的话……” 杨羽故意停了下。

  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学都知道老师要说什么话了,因为校长天天训斥她们:不要谈恋爱,不要找男生,不许牵手,不许接吻,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杨羽又笑了笑,其实杨羽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只是不太明显,但是笑起来更让女人着迷,可杨羽却说道:“你们正好是处于恋爱的好年纪,现在不恋爱怎么时候恋爱?老师非常欢迎你们在班级,学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们的学弟都可以。

  ” 这一番话当场雷翻了所有人,这话是从一个老师嘴上说出来的?真的吗?我们没听错吧?老师竟然鼓励我们谈恋爱? “当然,如果班级里有老师喜欢的女生,老师肯定追她!”这番话如同一个炸弹,让全班的女生都热血沸腾。

   其实杨羽只是换位思考而已,自己初三的时候就开始想女人了,但是他却没谈,现在都还在后悔,为什么,一个花样年纪的青春不可以谈恋爱,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老师不让你初中谈恋爱,高中也不让,连大学还不让,可大学一毕业,毕业证才刚拿到,父母就逼着你去相亲!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爱都还没学会,就要先学会婚姻?杨羽不知道!所以他不会如此约束他的学生,恋爱是她们的权利和自由。

   也包括自己的师生恋,杨羽的观念非常简单,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可以了,我管你是表姐表妹,管你是老师学生,管你是屌丝白富美,只要彼此喜欢,就足够了! “好了,大家安静,我自我介绍下,我叫杨羽,是你们的班主任,教你们数学,自然还有体育!希望跟大家合作愉快!” 于是,在兴奋中,同学们也开始自我介绍,杨羽记不了那么多人,但还是有些让他印象深刻,除了姬茗这个特别叛逆的学生外,李芸熙表妹也恰巧在这个班级。

   “我叫李芸熙!喜欢爬山!”芸熙在自我介绍时,杨羽一直看着她,杨羽发现这个妹真不是一般的美,简直就是美极了,看得如痴如醉,而李芸熙被表哥这样打量,脸羞得通红。

   “李芸熙同学,你脸这么红干嘛吗?是不是喜欢上杨老师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个女孩叫紫舒,紫舒起来时,直勾勾的看着杨羽,自我介绍也特别雷人:“我叫紫舒,喜欢杨老师,可以追吗?” 杨羽没料到,初三女学生就有如此大胆不怕羞的,只能尴尬的以笑示答。

   还有几个超级美女,杨羽也特别有印象,一个是村长的女儿,叫张美若,长得高高瘦瘦,身材可以和杨羽的表姐媛熙媲美,但是她可别媛熙年轻太多了,才十六岁。

   一个叫韩清芳,气质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个,不当模特真可惜了,这张恩雅一看就是出于富贵人家,气度非凡,就是高贵!与别人就是不一样。

   还有个叫白雪,长得超级有女人味,整个就狐狸精样,眼睛超大,会放电,杨羽都快被电得全身发麻了。

   第一节就在认识和聊天中度过了,第二节课杨羽尝试着讲点东西,但是这些女同学压根没听,不是聊天,就是拿杨羽调戏,哭笑不得。

   下午的课就没那么满,很多学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学都比较早,杨羽也带着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发现空无一人,小姨她们应该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见家里碗都没洗,很乖的先准备做家务活,杨羽准备先上楼,备下课。

   可刚上了楼,走到表姐门口时,突然听到房内传来了呻吟声,杨羽急忙肃起耳朵一听,这竟然是表姐的声音,表姐正在房内大白天的偷汉子? 那呻吟声起起伏伏,杨羽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杨羽急忙脱了鞋子,捏着脚,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裤子脱下来,那神秘的景色便顿时完全暴露在了陈壮的眼前。

  陈壮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看着雪梅嫂子的模样,心里又紧张又兴奋。

  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自己脑子里想的,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没想到今天终于要梦想成真了!陈壮按耐不住,一下子扑了上去,雪梅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傻子,你倒是把裤子脱了呀!”陈壮这才回过神来,雪梅嫂子的裤子虽然脱了,可自己的裤衩还在自己的身上挂着呢。

  尴尬之余,陈壮哆嗦着手,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雪梅嫂子,我想……我想……”雪梅焦急的问:“傻子,你想啥你跟嫂子说呀!”陈壮红着脸说:“嫂子,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胸……”雪梅嫂子娇笑一声,道:“你想看哪儿嫂子都给你看!”说完,雪梅嫂子双手交叉,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连着里面的肚兜一口气都脱了下来。

  陈壮看的直吞口水,这时,雪梅冲陈壮招了招手,说:“来,壮子,你先用手揉一揉。

  ”陈壮急忙把手覆盖在了那两团柔软上,那一瞬间只觉得弹性十足。

  如此完美的手感,让陈壮激动的想大吼一声,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几分。

  雪梅嫂子微微皱着眉头,轻轻哼哼道:“嗯……壮子……别那么用力,稍微轻一点。

  ”陈壮听话照做,雪梅嫂子的眉头立刻就舒展开来,满脸享受。

  陈壮抚摸片刻,趴在雪梅嫂子身上,盯着那儿,对雪梅嫂子说:“嫂子,我能尝尝吗?”雪梅嫂子说:“这有啥好尝的,嫂子又没有奶水给你喝。

  ”陈壮说:“那我也想尝一尝……”雪梅嫂子一脸纵容的说道:“行,让你尝,来,你先尝,再你自己慢慢发挥。

  ”陈壮听话的凑上前来。

  “嗯……壮子,对,就是这样,啊……”雪梅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叫出了一声。

  陈壮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雪梅,问道:“雪梅嫂子,你咋了?不舒服吗?”“别停,嫂子是太舒服了。

  ”雪梅把陈壮的头又按回到了胸前,同时把陈壮的上衣也解开扔到了一旁。

  陈壮吃够了,就开始一路向下,来到雪梅嫂子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腰胯、修长嫩白的美腿……这让陈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雪梅已经快受不了了,伸手脱掉了陈壮的裤衩。

  雪梅第一次实打实看见陈壮那儿,吓的惊呼一声。

  “嫂子,你咋啦?”听见雪梅惊呼,陈壮急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雪梅嫂子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没咋没咋!嫂子是被你给吓着了,你这么有真材实料,嫂子以后可有福了……”说完,她抬起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声音无比酥麻的说:“壮子,嫂子受不了了,你快开始吧!快和嫂子开始吧!”雪梅说着,已经躺正了身体等待着……雪梅的许久未有了,疼得她猛地抓紧了陈壮的手臂,死死压低着声音呼喊道:“壮子,你这家伙,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陈壮急忙关切的问:“嫂子,是受不了吗?要不我不来了?”“别别!”雪梅急忙抱紧他的腰,脱口道:“嫂子只是太久没有了,一下子没适应,你先慢慢开始,让嫂子适应一下……”陈壮听话的开始,雪梅立刻感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是触电一般,随后她的身体不断的抽搐了几下,发出声音,然后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了炕上。

  陈壮只是刚开始,雪梅就完了,虽然身体瘫软了,但她的心里,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填充。

  “雪梅嫂子,你咋了?”陈壮没敢动弹,着急得问道。

  “嫂子上天了,魂儿都要丢了。

  ”雪梅柔柔的说道:“壮子,你别停,继续吧,嫂子还想再舒服呢……”听见雪梅嫂子的话,陈壮急忙快速的开始。

  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陈壮所支配,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舒服……陈壮被雪梅的声音刺激,感觉她好像是为自己吹响了冲锋号,所以也越来越卖力。

  看着雪梅嫂子,不由得越来越努力,陈壮感觉开心极了。

  雪梅在这种冲击下,早已经是浑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个毛孔都要张开,她此刻已经爱死了这个身强力壮的陈壮,活了二十来年,她这才真正品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正当两人激战正酣的时候,漆黑的院外墙边,赵铁柱猫着腰、听着屋里发出的激战声,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满足不了自己老婆,别人却把自己老婆满足的死去活来,这种感觉让赵铁柱心里特别难受。

  可是,这种难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

  眼下,只要杀了马来财那个王八蛋,自己就能解脱了!想到这儿,赵铁柱站起身来,朝着马来财家里走去,在动手之前,他要做足准备。

  马来财家有钱有势,盖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层小楼,而且连外面的墙上都贴满了瓷砖,院子里铺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没影了。

  赵铁柱轻手轻脚的来到马来财家的一楼外墙,悄没声的搬了几块砖垫在墙角,才勉强够到高高的窗户。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

  赵铁柱探头看向马来财的卧室,刚好看见柳凤娇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用干净的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看来这骚娘们刚洗完澡……”赵铁柱盯着柳凤娇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这个骚娘们都他妈成这样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强的那种女人。

  ”柳凤娇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擦着头发,看着镜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线,心里沾沾自喜,不过在看到自己那儿时,忍不住也有些烦躁。

  这时,马来财光着屁股、挺着大肚子进了卧室,头发也一样湿着,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卷。

  “来财,你啥时候去城里啊?”柳凤娇见他进来,开口问了一声。

  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咋啦,有啥事?”柳凤娇说:“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我听人说,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可以让颜色变浅一点。

  ”马来财猥琐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着她的柔软,笑问道:“咋啦?嫌它颜色不好看?”“废话嘛这不是。

  ”柳凤娇不满的说:“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这样了。

  ”马来财上去摸了一把,咧着嘴笑道:“我觉得这样的挺好啊!一看见你这这样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凤娇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欢好看的,你偏喜欢这样的。

  ”马来财点点头,凑到跟前低声说:“我不光喜欢这样的,还喜欢睡这样的。

  ”说完,他来到柳凤娇身后,也不管柳凤娇有没有做好准备,提起那东西就准备开始。

  柳凤娇表情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马来财那东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没什么感觉。

  可是,马来财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弱的不行,一边动,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刚说完,马来财身体抽搐一阵,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柳凤娇头也不回,面无表情的问道:“完事儿啦?”马来财点点头,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柳凤娇没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个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没感觉,你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妈的废物!”这边,陈壮还在和雪梅嫂子进行着天人交战。

  陈壮也在这巨大的快乐中达到了巅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来了……”雪梅嫂子紧抱陈壮,兴奋的喊道:“壮子,来吧,快来吧!”最后时刻,二人同时快乐。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说:“壮子,你太厉害了,嫂子都快晕过去了……”陈壮嘿嘿一笑,说:“嫂子,我也感觉自己好像不一样了,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雪梅嫂子轻声道:“壮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想要,嫂子都给你。

  ”陈壮摸着雪梅嫂子,笑着说道:“嫂子,我现在就想……”雪梅忽然惊呼一声,感觉陈壮再次有了反应。

  她满脸惊讶、满心欢喜的说:“你这小子属驴的吗?这么快就有精神了?”陈壮腼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雪梅嫂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真没想到陈壮的竟然这么强,这可真是……于是她急忙抱着陈壮,声音抑制不住高兴的说:“那就快来吧,壮子……”随后,两人再次继续。

  这一夜,两人完全忘了赵铁柱,也不知道赵铁柱回来没有、几时回来的,前前后后回来了几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实在困了,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对雪梅来说,陈壮今夜的举动,她的身心都在这一夜被陈壮彻底俘获。

  而陈壮,也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雪梅嫂子对自己毫无保留,他心里不仅喜欢,还格外感动,一心只想好好对雪梅嫂子,给她幸福。

  ……第二天,陈壮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身边雪梅嫂子还在沉睡,陈壮看着她那诱人的模样,那东西又开始有反应了。

  他小心分开雪梅嫂子的腿,轻车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寻欢作乐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陈壮惊扰,惊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扭头一看是陈壮,顿时娇声嗔道:“壮子,你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睡你呀嫂子……”经过昨晚的快乐,陈壮早就没了那份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坏坏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边享受着这特殊的“唤醒服务”,一边娇喘着说:“壮子,嫂子昨天让你折腾一宿,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你还不放过嫂子……”陈壮说:“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没有了,壮子得好好对你……”雪梅嫂子娇羞的点点头,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来子……”两人再度开始,外面的赵铁柱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给两人准备午饭。

  昨晚他听了一夜,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静。

  当陈壮停止的时候,雪梅嫂子已经彻底筋疲力竭了。

  赵铁柱听着里面的动静偃旗息鼓,便过来敲了敲门,说:“壮子,媳妇,起床吃饭了,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

  ”“啊?十二点多啦?”陈壮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而且还是在赵铁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翘的臀部,说:“嫂子,起床吃饭了。

  ”雪梅嫂子点点头,起身帮着陈壮穿衣服,自己便随手套了条碎花裙子,也没穿内衣,便跟着陈壮一起走了出来。

  赵铁柱看见两人,急忙招呼道:“来,赶紧吃饭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饿了。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候再来,可碍于老公在身边,也不好开口。

  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壮子,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俩要是还想,就到我家来,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陈壮心下一喜,急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铁柱哥,那我晚上还来。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压抑着内心的激荡,说:“壮子,晚上早点来。

  ”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陈壮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准备上山打点野味,正要出门,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壮子,壮子!”回头一看,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养眼至极。

  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陈壮问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说话时,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得很是可爱。

  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这才一回来,就立刻又想了。

  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以及一双长腿,心里暗忖,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应该还是个雏儿吧?不知道睡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滋味。

  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腰这么细,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那还不得舒服翻天?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说道:“壮子,我来找你帮个忙,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几块板,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补一下……”“没问题,交给我吧。

  ”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

  可没想到,她不但学历高、长得美,心地也善良,处处为大家着想,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为啥要回来啊?”马玉倩笑道:“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

  ”陈壮点点头,继续问道:“玉倩,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马玉倩笑着问他:“你问这干啥?要给我介绍对象啊?”“没没没。

  ”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说:“我就是好奇问一嘴。

  ”马玉倩便随口说道:“找对象的话,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对我来说,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些都不重要。

  ”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可能喽?小时候玩过家家,马玉倩没少给自己当新媳妇,这长大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两人一边聊着,已经来到了卫生所。

  陈壮看了看破旧的床,又拿起马玉倩准备好的木板,看了几眼,说道:“玉倩,这木材有点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着来吧,我给你倒点水喝。

  ”马玉倩说完,便扭着紧翘的小屁股进了卫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会一些,陈壮也不例外,拿起锤子和锯子便开了工。

  片刻后,马玉倩转身拿着水出来,弯腰给陈壮递水,笑眯眯的说:“壮子,来,喝杯水!我这没一次性杯子,你就凑合用我的吧,别嫌弃我就行。

  ”陈壮一抬头,便透过马玉倩的衣领,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就连她带的内衣,好像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款式。

  只可惜这风景一闪即逝,让陈壮意犹未尽。

  他急忙结果马玉倩递来的水杯,笑着说道:“玉倩你可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别嫌弃我这个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会呢!”马玉倩一脸认真的说:“你一点也不粗,咱村的年轻人就属你最聪明。

  ”陈壮用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递还给马玉倩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玉倩,咱俩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马玉倩一下子羞红了脸,啐道:“瞎说什么呢……”陈壮觉得马玉倩红着脸的模样格外可爱,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马玉倩从小就对陈壮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觉得陈壮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气质。

  出去上了好几年学,马玉倩见多了外面的男人,也还是觉得陈壮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样。

  他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那么真实,就连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让自己觉得有些晕眩……陈壮虽然很想跟马玉倩这样的漂亮姑娘调调情,但时间仓促,他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专心干活。

  马玉倩在一旁看着陈壮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帕,亲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马玉倩看着他认真干活的侧脸,越看越觉得顺眼,这小子要是换一身行头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帅哥一枚,而且还是身材健硕、肌肉感十足的帅哥,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小姑娘。

  “壮子干活又踏实,人长得也不错,倒是个好男人的胚子。

  ”马玉倩心里想着,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陈壮的汗都要连成线了,马玉倩连忙又掏出手绢,去帮陈壮擦去脸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划过脸颊,让陈壮感觉十分受用,虽然隔着一层布,但是那种触感还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陈壮长出一口气,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着,有问题我再来给你弄,不过我还得进山打猎,得先走了。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c.aspx?132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c.aspx?138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c.aspx?480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c.aspx?538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c.aspx?437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c.aspx?476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c.aspx?317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c.aspx?5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