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h 動漫 男 男,新手必看

倏然,嫂子被我的举动给吵醒了。

  可刚睁开眼,嫂子神色登时一怔,旋即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小凯,你干嘛?”嫂子激动起身,并用夏凉被遮盖在胸口上。

  可嫂子将夏凉被扯开,我身下几乎全身真空暴露在嫂子面前。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嫂子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柳眉冷竖地质问道:“小凯,你怎么没有穿内裤?”没穿内裤!我怎么知道自己为何没有穿内裤。

  一脸无辜的我捂着面颊,颇感委屈的说道:“我也不清楚,昨天我高烧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上的床。

  ”嫂子从激动情绪中缓解过来,黛眉紧蹙,面颊绯红。

  或许意识到是昨天晚上是她主动帮我褪下的内裤。

  “可能是你昨天晚上睡觉不老实弄掉的吧。

  ”嫂子躲闪着我的目光,言不及义地辩解道。

  意识到是错怪了我,嫂子心疼凑了过来,玉手揉着我的面颊,低声道:“疼不疼,刚才是嫂子不好,还动手打了你。

  ”“没事,嫂子手很软,一点也不疼。

  ”我嘻嘻哈哈打趣道。

  “没正经儿,还敢拿嫂子开玩笑。

  ”嫂子像个小媳妇儿似得娇羞含笑,一把推开了我,穿着粉红色睡裙跳下了床,不在乎我是否已经看到什么东西。

  “你现在床上躺着,我熬点粥,喝完粥你在吃点药。

  ”嫂子摇曳着柳腰走出了卧室。

  我也不想再让嫂子伺候我,便穿上了衣服。

  可我刚走出卧室,房门便被人敲响。

  “咚咚咚……”我推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文静女孩。

  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身着白色连衣裙,拎着浅色皮包。

  女孩眼眶通红,俏脸面颊上的泪痕还没有擦净。

  “刘筱芸住在这里吗?”女孩带着哭腔问道。

  刘筱芸是嫂子的大名。

  我点了点头,将女孩迎了进来,“你先进来吧。

  ”嫂子听到声音便从厨房走了出来,当看到女孩时,嫂子急忙询问道:“王艳,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筱芸姐,那个王八蛋不要我了。

  他以前跟我保证一定会离婚的,可昨天晚上他却对我说,和我在一起就是玩玩。

  ”女孩一头扑在嫂子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离婚……玩玩!这都哪跟哪呀!我木讷挠了挠头,十分尴尬的站在门口。

  嫂子瞥了我一眼,噘嘴道:“去去去,快点回卧室。

  你个大男人在这里不方便。

  ”“嗡嗡嗡……”我刚回到房间,手机便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话筒中却传来一阵娇蛮的质问声:“王凯,你玩嗨了是吧。

  今天教授可是点名让咱们两个去实验室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马上给我死过来。

  ”打电话的这位是我的实验搭档安琪儿,家境显赫养成了安琪儿娇蛮任性的秉性。

  我摇了摇昏沉脑袋儿。

  “什么实验呀!哎呦,我发高烧,现在脑袋有点疼,要不然你帮我请个假吧。

  ”“请假?”安琪儿娇声骂道:“你脑袋进水啦,还给你请假!这个实验马上就要出成绩的,一旦有了结果,对你日后保研会有很大帮助。

  甭废话,快点给我死过来,要是十点之前你赶不到我面前,本小姐把你活活撕了。

  ”安琪儿大发雷霆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洗了一把脸,换鞋出门了。

  总算是在九点五十八时出现在安琪儿面前。

  安琪儿是个混血儿,身上自然兼并了国人的典雅气质和欧洲人的美艳血统。

  蔚蓝清澈的大眼睛,高高挺翘的鼻翼,细腻白嫩的肌肤,再加上削肩细腰,早就成为我们学校不可多得的一支玫瑰花。

  诚然,跟安琪儿成为实验搭档是一份不错的美差,但我也是顶着十足的压力。

  每次安琪儿主动挽着我的手臂走在学校的羊肠小径时,几乎所有男同学都对我投来敌视的目光。

  “呼呼呼!”我喘着粗气,面带歉意微笑的说道:“真是对不起,睡过头了。

  ”安琪儿撇了撇薄唇,娇蛮道:“哼,本小姐等了你这么久,你也不说一声感谢的话。

  说吧,这次怎么犒劳我。

  ”“做完实验我请你去吃冰淇……”还没等我说完话,安琪儿瞪着蔚蓝清澈的大眼睛,煞有其事地从我衣襟上捏下一根头发。

  “这是谁的头发?”安琪儿像审讯犯人似的逼问着我。

  那根头发应该是嫂子小芸的,昨天晚上是她伺候我脱衣服的,可能是一不小心衣服上沾到了嫂子的秀发。

  “这,这可能是你的吧。

  ”我面色一囧,吞吞吐吐地打着马虎眼。

  安琪儿柳眉冷竖,怒瞪着杏眼说道:“胡说,我的头发是烫过的,这根头发是直的,怎么可能是我的?王凯,你给我老实交代,昨天晚上你跟哪个女人出去鬼混了?”面对安琪儿咄咄逼人的质问,我一时间有些捉襟见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思忖片刻,我只能急中生智编出一个谎话,才算平息校花美女安琪儿的怒火。

  “哦,我想起来了,刚才我在地铁上给一位老大妈让座,当时地铁上很拥挤,这根头发八成就是那位老大妈的。

  ”安琪儿捏着头发靠近琼鼻,仔细嗅了嗅,一脸鄙夷地说道:“劣质洗发水的味道,估计也就只有那些大妈才会去用了。

  ”安琪儿十分嫌弃的将头发扔在地上,将信将疑地说道:“好吧,本小姐姑且相信你一次。

  不过你可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若是让我发现你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生鬼混在一起,到时候可别怪本小姐不讲情面,哼!”我所学的专业是临床医学,说的再仔细一点,是脑神经外科。

  就我大学三年的经历而言,足以用‘痛苦难熬’四个字来形容。

  近五个小时紧锣密鼓的实验,我几乎全程站在手术台上,给杨丽华教授打着下手,一面充当小护士,一面专心致志听杨丽华教授讲解着如何应对脑部血管破裂时的对策。

  “如果在手术过程中脑部血管破裂,切记千万不要惊慌失措。

  为医者,心理素质是非常重要的。

  无论面临何种危险境地,都必须要保持冷静的思维,切莫方寸大乱。

  ”杨丽华教授是国内神经外科的泰斗级别人物,虽然她才四十五岁,但在学术和医术上的造就,丝毫不比那些双鬓斑白的老学究差多少。

  “可脑部动脉血管一旦破裂,在短时间之内,病人脑部流血量将会非常大,恐怕手术还没有完成,病人就可能因失血过多严重休克而死亡。

  如果是我主刀的话,我会用‘双极’先将病人脑动脉破损处修补,在继续进行手术”我提出了合理的假设和解决想法!杨丽华教授摘下白色口罩,将沾满血污的手术刀扔到托盘中。

  “王凯,看来你在医学方面的确很有天赋。

  ”杨丽华夸赞了我一句,杏眼含笑的解释道:“想要应对手术过程中脑部血管破裂等突发情况,那手术之前的筹备工作就必须要精心做好。

  如果有足够的血袋,就算是脑部血管破裂,一面输血,一面止血,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杨丽华教授斜眸着正在玩手机的安琪儿,眸光中隐含着鄙夷,“好啦,今天你跟安琪儿可以回去了。

  下周再来的时候,每人交一篇关于脑神经血管破裂的论文,记住,不要在网页上随便找几篇杂文来糊弄我,我可是要一个字一个字去审阅的。

  ”很显然,杨丽华教授这句言辞犀利的话语,所指者并不是我,而是安琪儿。

  以往安琪儿的论文大多都是由我操刀着笔,也有从网页上粘贴复制的杂文。

  对此做法,安琪儿的论调常常不以为然,美其名曰‘借鉴’!当安琪儿跟我一脸疲惫神色走出实验室后,还没来得及将身上的白大褂换下,安琪儿便搂住我的胳膊,不时地用丰满娇软的胸部摩擦着。

  “凯凯,凯凯,这次的论文就拜托……”“等等,你可别拜托我了。

  ”我料想安琪儿接下来要说什么,急忙出口制止,“大姐,你也可怜可怜我吧。

  每次论文都是我帮你弄,你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眼角瞟白,斜瞪着实验室门口,我刻意将声音压低几分:“而且这次杨丽华教授要亲自审阅,要是让她看出来你那篇论文是别人着笔,不把你踢出实验室才怪呢。

  ”安琪儿狠狠揪住我的耳朵,阴阳怪气地揶揄道:“王凯,你小子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啦。

  以前让你帮我弄论文,你可没有找这么多理由推辞。

  ”找理由推辞?这次可是杨丽华教授亲自审阅论文,就算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唐突行事。

  “我的大小姐,你别拧了,耳朵都快废了。

  ”正待我脑速飞转,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回绝安琪儿之时,裤兜中的手机却及时响动起来。

  “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我挣脱安琪儿的小魔爪,躲到一边接通了电话。

  “喂,阿凯。

  你快过来一趟,这边要打起来了。

  ”和嫂子通完电话,我便急匆匆打车赶回家中。

  当我火急火燎进入家门时,嫂子正坐在沙发上,小手揉动着红肿的脚踝。

  “嫂子,你没事吧。

  ”连续爬了七层楼梯,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询问道。

  嫂子靥面含笑,柔声道:“没事,就是不小心崴脚了。

  ”我从冰箱里面拿出跌打药酒,坐在沙发上。

  凭借我在医学院学到的知识,先是给嫂子小腿做了一番按摩。

  当手掌接触到嫂子时,我心跳再次加速。

  虽说我和嫂子已经发生了很多不可描述的妙事,但那毕竟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再加上全程都是嫂子把控节奏,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

  而这一次,我切切实实和嫂子有了亲密的接触。

  嫂子有些害羞,精致面颊不由飞升起来两抹红霞,娇艳欲滴,着实可爱。

  我也是如此,甚至我都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在颤抖儿。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啦,就是陪着王艳去哪个混蛋教务主任家里。

  本来打算把这件事说清楚,让教务主任不再纠缠王艳。

  可没有想到教务主任的妻子是个不讲理的‘混不吝’。

  先是动手打了王艳,我去劝架,却不小心崴到了脚踝。

  ”或许嫂子感觉出来气氛有些尴尬窘迫,浅浅一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

  我一边仔细按摩着她的小腿,一边思索着该如何回答嫂子的话。

  “下次不要掺和这种烂事了,男女感情之事,说也说不清楚。

  ”我往手下倒了一些药酒,小心翼翼地往嫂子皓白盈润的脚踝处涂抹着。

  可手掌刚刚接触白皙脚踝,嫂子下意识地缩了回去,贝齿轻咬着红唇。

  对于嫂子的这种本能反应,我还是比较理解的。

  在心理医学上,女人敏感点包括脚!而且不仅仅是现代心理医学这样分析的,就连古代也是如此。

  若是一个色胚偷偷碰了女人的脚丫,实际上要比碰到女人的胸部更加恶劣。

  我会心一笑,朗声道:“嫂子,别不好意思啦,要是在不给你的脚踝上药,恐怕就要变成烤猪蹄了。

  ”烤猪蹄!嫂子看了看自己红肿的脚踝,发现的确红肿的像烤猪蹄。

  靥面含笑,随即羞嗒嗒的将白嫩脚丫送到我面前。

  “不怕臭你就给我涂药吧!”嫂子跟我开了个玩笑。

  其实嫂子小脚丫不仅没有丝毫异味,还有淡淡的香气飘散出来。

  小巧的五根脚趾犹如经过工匠精心雕琢一般,俏丽可爱。

  再加上嫂子的脚丫只能穿上三十六号鞋,还真是有点三寸金莲的感觉。

  我一边犹如侍奉神明般小心揉搓着玉白脚踝,一边平息内心蠢蠢欲动的邪念。

  我很清楚一点,在嫂子没有完全接受我的时候。

  我的任何过激行为,都有可能造成嫂子的抵触。

  而这种抵触,很有可能将我曾经的努力瞬间化为泡影,不复存在了。

  客厅内的气氛有些亲昵,亲昵的仿佛我跟嫂子不再是没有血缘的亲戚关系,更像是一对小情侣。

  许久,嫂子主动提出了一个话题。

  “小凯,你觉得王艳这个女孩怎么样?”嫂子幽幽的发问道。

  王艳!我跟王艳只不过一面之缘而已,压根就不了解她。

  可若是我回答‘不了解’,那岂不是让嫂子很尴尬。

  犹豫片刻,我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其实,我觉得这个王艳很不检点,明明知道教务主任是有妇之夫,还要跟教务主任厮混在一起。

  最起码从道德上来评判,她不是一个好女孩。

  ”“你真是这么想的!”嫂子黛眉紧蹙,精致面容上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可我也是实话实说,便点了点头。

  “唉,其实你们男人根本就不懂女人。

  如果男人爱上女人,很可能只是为了跟女人上床,并且占有她,无论是光明正大,还是偷鸡摸狗。

  可对于女人来说,爱上一个男人,那是一生一世一辈子的事情,她可以义无反顾,不去顾及任何流言蜚语和众人鄙夷的目光。

  这就好像是一场赌博,赢了,你能收获终生幸福,输了,你注定一败涂地,黯然断肠!”嫂子说话时的神情有些迷惘,但更深的则是失落。

  而她这番话,却像是一块石头闷声敲在我脑袋上,让我马上转过弯来。

  “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还没等我解释完,嫂子苦笑连连的摇了摇头,她抽回脚,穿着拖鞋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房间,将我孤零零的丢在客厅。

  我有些理解嫂子为何突然对我冷若冰霜!刚才她让我评价王艳,表面上是闲聊,可实际上,嫂子是想试探我的口风。

  换一种角度,无论是窃取有妇之夫的王艳,还是跟我发生亲密关系的嫂子,她们都是同一类人。

  撞破了正常世界的伦理道德,最起码这种背德的行为现在是让人不齿的。

  而嫂子本来跟王艳就没有深交,之所以跟王艳去教务主任家,最主要的还是嫂子在王艳身上看到了与自己相似的地方。

  义无反顾的爱上一个男人,但却被千夫所指,忍受着众人的冷嘲热讽,背后议论。

  只不过嫂子更幸运一些,一者是她没有挑明跟我之间的关系,二者是我没有抛弃她。

  或许在嫂子看来,我并不是没有抛弃她,而是现在她对我来说,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一旦我有了女朋友,她就会成为一文不值的人,我轻轻地招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独自坐在沙发上苦思冥想了很久,我深知自己已经说错话了,甚至因为这一句话,我跟嫂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将会再次回到谷底。

  事实跟我预想的相差不多!那天晚上,嫂子并没有让我去她房间睡觉,更没有跟我说什么自己一个人睡觉会害怕。

  而在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失眠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嫂子的房间若隐若现传来一阵阵哭泣声。

  虽然那抽噎声已经尽量被压制到了最低,但却像是一把把尖刀利刃,痛彻心扉的刺入我的胸膛。

  或许,我跟嫂子之间的感情,只能如此了。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我便起身离开了家。

  此时嫂子对我的态度已经接近了冰点,而我一时间也想不出任何跟嫂子解释的办法。

  说一些甜言蜜语?那只不过是小情侣间闹别扭时的把戏而已,但却不适用与我跟嫂子这种微妙的关系。

  一夜未眠的我,只想今早离开这困兽般的牢笼。

  大约五点半,如同车轮般大小的骄阳刚刚从东方地平线上升起。

  我还在学校大门徘徊着,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偏巧这个时候杨丽华教授的电话,将我从不知所措的境地解脱出来。

  “王凯,你马上跟我去第三总医院一趟,今早六点那里有一场手术,我已经跟院方申请让你去学习观看。

  ”对于去其他医院亲眼观察手(姐弟乱性)术,这已经是医学院学生必不可少的工作流程。

  毕竟,医生这个行业是需要大量实践经验积累的,一旦因为医生的怯场,很有可能断送一条鲜活的生命。

  我二话不说的应承下来,回到实验室拿了白大褂和护目镜之后,便打车去了第三总医院!这是杨丽华教授给我争取的机会,我必须要好好把握住。

  刚赶到第三总医院的门口,我便已经看到杨丽华教授站在她那辆白色奥迪车旁边。

  我急匆匆下车小跑过去,可走进才发现,这次去手术室实习观摩的人只有我一个。

  “教授,安琪儿还没有来吗?”和安琪儿共处了三年时间里,我很了解这位大小姐的生活做派。

  必须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娱乐玩到尽兴时。

  提到安琪儿,杨丽华教授脸上不免生出一抹厌恶之情,“那位富家小姐我怎么能请的动,要不是看在校长亲自说情的面子上,我绝对不会收她的。

  好啦,今天这次手术实习,我没有叫她,现在我们快点进去吧,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

  ”杨丽华教授出事利落干脆,直接带我进入了医院。

  手术六点半进行,我跟杨丽华教授先是在消毒室待了几分钟,才戴着医用口罩头套,全副武装的朝着手术室走了过去。

  “马上通知医务室准备RH血型,病人手术过程中突发胃出血,需要输血。

  ”“RH血型仅有的库存都已经拿来了,还不够吗?”刚走出消毒室,医院长廊中两位护士急促的对话声,吸引了我和杨丽华教授的注意。

  “联系其他医院,询问是否储存RH血型,如果有马上开通紧急绿色通道,把血袋运送过来。

  病人出血量很大,血液流速也很大。

  ”RH是罕见的血型。

  一般在人群中出现的概率,大约在百万分之一,是稀有血型的一种。

  再加上现代人对献血公益行动并不是很积极,造成医院对稀有血型的储备量很有限。

  可无巧不成书,我身体流淌的便是这种稀有血型RH血型。

  “不行,来不及了,病人出血量太大,已经没有时间等其他医院血液运输过来了。

  主刀医生已经对病人下方了病危通知书!”女护士的话骤然让我本已经悬着的心提到嗓子眼儿里。

  

这么的想着,光头也就彪呼呼的回道:“好!你大爷我就给你这机会!让你小子跟我单挑!”可是光头的话刚落音,那位眼镜男就紧忙上前来劝阻道:“五哥,你还是别中了他小子的圈套吧!这小子太鸡贼了!再说,五哥,这小子也不是啥省油的灯!”听得这话,光头可是不高兴了:“卧槽!他小子不是省油的灯,难道我老五就是省油的么?”“不是!那个……”眼镜男又是急忙道,“五哥,你听我说,这小子还是挺能打的,所以别中了他的圈套!”这话,光头更是不爱听,便道:“麻痹的!就他能打?我老五就是祟包了?就是个孬种了?告诉你们,我当年出来混的时候,你们还穿开裆裤呢!老子当年就是拿着根扁担,从菜潭村一直打到邬柳镇,就这么出名的!卧槽,就他小子再能打,又能咋样?”眼镜男忙道:“不是不是!五哥,你听我说,我们都知道你挺牛的!都知道你挺能打的!但是也没有必要跟他小子单挑不是?”忽听这话,光头不由得一愣,呃?对哦?我……我他妈凭啥就要跟他小子单挑呢?他算他娘个球呀?想着,他忽地扭头瞧了瞧杨小川……杨小川便道:“老子就知道你个秃子没种,不敢跟老子单挑!就你这种没种的货,还号称是他们的大哥呢?怪不得你们琛哥刚刚会扇你,原来你还真是个废物!”“卧槽!!!”光头忽地一声震怒,急得脖颈鼓鼓的,青筋外露,挥手就怒要给杨小川一个大嘴巴子……可杨小川忙道:“喂喂喂,你想干嘛?咱们不是说好了是单挑么?你这算他妈咋回事呀?”但,光头那一巴掌还是打了下去……而杨小川则是仰头往后一闪,闪躲了过去。

  忽见都这样竟是没有打着他小子,光头更是有些激恼了:“哟呵?!!你这兔崽子!!!你真以为自己很能打是吧?!!”杨小川则是回道:“我没觉着自己很能打,但是有种跟你单挑,你有吗?”光头这个激恼呀,忽地一声令下:“松开他小子!!!”眼镜男忽见情势如此,又是急忙道:“五哥五哥,你……你还是冷静一些吧!别中了他小子的圈套!他小子这就是激将法!”可光头就是一股激恼:“松开他小子!!!老子管他什么激将法不激将法呢!!!就算是个圈套又能咋样呢?!!就他小子还能打过你们五哥咋地?!!”见得五哥如此,没辙了,其中有两名单瘦的小弟也只好朝杨小川那方走去,打算给杨小川松绑了……就这时,杨小川却是急忙道:“等等!”忽听这个,光头来劲了:“咋了?你小子怕了?怕挨揍了?”“不是。

  ”杨小川回道,“先说好,咱们得立个规矩。

  ”“你小子说!”光头忙道。

  杨小川便道:“那成,先好说,要是你一会儿输了的话,不许再公报私仇。

  输了就是输了,咱们得按照江湖规矩不是?要输得心服口服不是?当然了,赢也得赢得光明磊落了。

  ”“成!”光头许诺道,“就按照你小子的规矩!”话毕,光头冲那两个小弟说道:“给他小子松绑!”于是,那两个小弟也就上前来给杨小川松绑了……在那两个小弟在给他松绑的时候,他小子的两珠子则是在贼溜溜的瞄来瞄去的,貌似是寻机会逃走……事实上,单挑挑个球呀?杨小川这厮只不过是想找个机会开溜而已。

  再说,他早就看出他们的这个五哥有点儿二百五,所以他这激将法也是奏效了。

  待一会儿,给松了绑之后,杨小川这厮站起身来,装模作样的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又是活动了一下脚腕,装出一副单挑前的准备……光头瞧着,有些急不可耐了:“卧槽!你小子还有没有完了呀?准备好没?”可是哪晓得杨小川丢下一句‘准备尼玛个蛋蛋呀?’,扭身就朝后窗的那方跑去了……忽见情况不对,光头惶急嚷嚷了起来:“逮住那小子!!!别让他跑了!!!”光头的话还没落音,就只见杨小川就纵身扑向了后窗……‘蓬!’两扇破烂的窗户百叶,一撞即开,只见杨小川整个人就扑向窗户外了……可是意外的是,‘轰!’的一声,便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原来是咱们小川医生不巧扑在了鸡窝中,很是狼狈,弄得一身鸡毛,满头满脑都是。

  更加不巧的是,待咱们小川医生惶急的爬起身来之后,就有一枪口瞄准了他……‘镗!’潜意识中,咱们小川医生说了句‘尼玛个蛋蛋呀!’,然后整个人便是歪歪扭扭的又倒在了鸡窝中……‘噗!’的一声,一地鸡毛溅起。

  原来又是中了麻醉枪。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咱们小川医生又不知道了?只是那个开枪的平头一脸得意的说道:“麻痹的,你小子再狡猾,能跑得过我这麻醉枪?我他妈早就说了嘛,这可是一个高科技时代了,懂么?”而那光头则是扭头冲平头骂道:“高你妹呀?快去把那小子拖进来!”……一个小时后,县城,近郊的一套仿古式四合院内。

  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头正站在窗前凝神的望着窗外的风景,手里还攥着两个核桃在转动着,忽地,一位模样还算憨实的老伯进了禀报道:“坤叔,阿琛来了。

  ”“嗯。

  ”那被称为坤叔的老头头也没回的应声道,“叫他进来吧。

  ”随后,不一会儿,只见之前在邬柳镇出现的那位矮戳戳的胖墩墩的背头男,也就人称的琛哥,他走了进来……听着脚步声,那叫坤叔的老头仍是没回头,仍是就那样的看着窗外,问了句:“秦羽国的那事办得怎么样了?”“嗯……”那位人称的琛哥吱吱嗯嗯的,有些胆怯,貌似不敢说实话似的,但又没辙,只好实话道,“还下落不明。

  ”坤叔面色忽变:“你怎么办事的呀?”“嗯……那个……坤叔,是这样的,本来是要办妥了的,只是……只是后来被一小子给救了。

  ”“救了秦羽国的那小子是谁?”听得坤叔那么的问着,那位琛哥有些胆怯怯的看了看坤叔的背影……那位坤叔仍是那样,面向窗外,手心里在转动着那两个核桃。

  听得阿琛没敢吱声,那位坤叔便有些气怒的说了句:“我在问你话呢,救了秦羽国的那小子是谁?”“那个……”那位琛哥吞吞吐吐的,像是一时记不起来了似的,“就是……就是一个小村民,哦不,他说他自己是个小村医。

  ”“小村医?”那位坤叔忽怔了一下,然后又是问道,“哪个村的?”“是……好像是……小渔村的?”“什么叫好像是呀?到底哪个村的?”“小渔村。

  ”听说是小渔村,那位坤叔又是忽怔了一下,然后追问了一句:“他叫什么名字?”“好像是姓杨?叫杨什么……川?哦对了,叫杨小川!”“杨小川?!!”那位坤叔的脸色忽地变得格外的严肃了起来,严肃的有些吓人,手心攥着的那两个核桃也忽地停止了转动……那位琛哥似乎也不明是咋回事,只好胆怯怯的点了点头:“嗯。

  是的。

  杨小川。

  ”这话刚落音,也不知道咋了,只见那位坤叔忽地气怒的转过身来,一副怒要吃人的样子,抬手就是一怒的掌拍在了那位琛哥的大背头上……‘咔!’只见那两个核桃在那位琛哥的(俩性故事)大背头上被拍得粉碎的同时,一股鲜红的血液就顺着他额头溜下来了……待那位琛哥反应过来之后,这才后怕的浑身一抖,当即就被吓得尿了裤子,随之只见他两腿哆嗦得厉害。

  随即,哪晓得那位坤叔又是怒的一巴掌扇了过来……‘啪!’随着这一声脆响,只见那位琛哥的头都被打歪了。

  这时,那位坤叔才问道:“你们对他怎么样了?”这一问,吓得那位琛哥又是浑身一抖,哆哆嗦嗦的:“那……那、那个……没、没、没对他怎么样!就、就、就是……就是老五……老五把他绑起来了!”听得这话之后,那位坤叔则是忽地震怒道:“马上、立刻放了他!!!他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要你们这帮饭桶全他娘去陪葬!!!”这话吓得那位琛哥的腿也不听使唤了似的,便是‘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这会儿,邬柳镇。

  当杨小川再次被水给泼醒后,他仍是不知道自己目前身在何处,只是知道自己目前还是没能逃脱贼窝,还在原来那帮家伙的掌控下。

  由此,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有种的话,你们就别他娘用麻醉枪呀!那光头见他醒来,那个恼怒呀,冲他啐了一口痰:“呸!妈的!你这小兔崽子喜欢玩是吧?成,那你大爷我就陪你玩玩吧!”说着,光头扭头冲兄弟们一声令下:“把这小兔崽子丢到那间小屋里去,老子要玩死他!”那位眼镜男顿时不解,一脸困惑:“五哥,那个……秦羽国的女人不是关在那间小屋里么?”听得这话,那光头不由得冲那眼镜男骂道:“妈的!你这狗娘养的四眼仔平时不是挺聪明的么?这回咋就他娘犯糊涂了呢?老子要把这小兔崽子给秦羽国的女人丢在一起,难道你不明白啥意思么?”那些个小弟们听得这话,一个个都不由得哈哈的乐了起来:“哈哈哈……”然后,其中的那个平头乐嘿道:“四眼,五哥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看现场表演,懂球了么?”听得平头这么的一说,他们又是哈哈的乐了起来:“哈哈哈……”杨小川则是忽地紧张了起来,脸颊随之涨红不已的,暗自心说,麻痹的,他们不会真想看老子和一女的搞啥现场表演吧?老子可还是尼玛童子之身呢,这事……卧槽……尽管如此,但是这可就由不得他了。

  忽然,上来了四个弟兄,也就直接将杨小川给架走了……由此,杨小川慌是挣扎道:“喂!你们想要干啥呀?”那光头则是得意的乐嘿嘿的回道:“你这小兔崽子不是喜欢玩么?那你大爷我就陪你玩玩呗!一会儿表演可要卖点儿力哦,否则的话,你大爷我就剁了你的那个玩意!”

他在济南一家公司任职,刚调过来人分公司总经理,我帮他租下了对门的房子,我们就这样成了邻居....那夜他到我家喝过茶后,我送他离开,刚到门口,他突然转身抱住我,热吻了起来,激情而又热烈,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挣扎几下就任由他的摆布...在他身上我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那种快感。

    看望老公回来,我与他子夜相识  我和丈夫两地分居很多年了,他在南方一家公司做老总,我在济南成了留守女士,我们还没有孩子,除了上班我便无事可做,一个人的日子很是寂寞,白天还好打发,到了晚上一个人守着大大的房子,很是冷清。

    我工作不是很忙,每个月都要抽出时间去看他,住上两天再回来。

  虽然相距的日子短暂,但我们彼此还是很期待见面的。

  老公也回家看我,只是他比较忙,不像我这么有时间,可以频繁的往返于两个城市。

    那次,看望老公回来夜已经很深了。

  我出站后,心里有些落寞,虽然习惯了分离,但一想到孤身一人回到冷清的家很是惆怅,我一个人默默地走着。

  这时,有辆车停在我的身边,车窗摇下后,露出一张英俊的脸,问:您好,打扰一下,请问XX宾馆怎么走?我很耐心的告诉他怎么走。

  他道谢后,开车走了。

  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我仍然一个人走着,车在前面又停了下来,我走过来时,那张英俊的脸已伸出来了,我以为他还没听清怎么走,正准备再给他说一遍,还没等我开口,他先问了:您到哪去?天太晚了,我可以捎你一段。

  我怀疑的看着他,他也许猜出我的担心,掏出身份证递给我,笑着说:放心,我不是坏人,这你先拿着。

  不知怎的,我真的接过身份证看了看,上面写着汪斌(化名),1968年6月6日出生。

  他笑着看着我:货真价实,上车吧。

    我虽然担心,但还是鬼使神差的上了车。

  上车后,我警觉的看了看车上,车上没有别人,很干净,还有香水的味道,不像一个男人的车。

  他问我去哪儿,我告诉了他,他一边开车一边说,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好人。

  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我笑了,好人的标签还贴在脸上吗?当然。

  还有,你那么祥细说给我路怎么走,很热心也很耐心,也许你觉得没什么,但作为一个外地人来说,心里感觉挺温暖的。

  一想,正好捎你一段,也算回报吧。

  我刚才落寞的心境倾刻间消失了,感觉好了起来。

    我问:你不是本地人吧?是啊,我是打工仔。

  如果你是打工仔,也肯定是高级的。

  他笑了:多谢夸奖,外地人不好混啊,如果能经常碰上像您这样的好人,那就好了。

    不知怎的,我越来越开心了。

  他又问:你附近有合适的房子吗?我想租一套,你是本地人,比较熟悉这里的行情,帮我问问好吗?有啊!我们小区有好多房子出租呢?你要什么样的?这样吧,我明天去你们小区看看,如果合适,我就租下来。

  说着,就到了我家,我谢过汪斌后,就下了车。

  第二天,汪斌真的过来了,我带他看了房子,他当时就决定租下(名人哲理故事)我家对门的那一套。

  我这才知道,他在济南一家大公司任职,刚调过来任分公司的总经理。

  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帮他租到对门的房子,不知不觉中产生了恋情  我们成了邻居,我经常看他早出晚归,见面后他都是很有礼貌的跟我打招呼。

  他忙了一段时间,也许是公司走上正轨了吧,他上下班的时间正常起来,不再那么晚回来。

  一天,我在电梯里碰上他,他说感谢我帮他找到这么好的住处,很早就想请我吃个饭,但一直没有时间,最近忙过去了,问我现在有时间吗,一起去吃饭。

    我犹豫着,他说:正好我有事想请教,反正你也要吃饭,虽然这个时间邀请有点唐突,但挑日子不如撞日子,就今天吧。

  他说的很诚恳,我想,反正一个人也没事,就答应了。

  他问我爱吃什么,我说什么都可以,他笑了,开车来到一家西餐厅。

    坐下后,他点了六成熟的牛排,问我可以吗?奇怪!这正是我爱吃的。

  他微笑着看着我,问:也不知合你口味吗?唉,别问了,反正我也自作主张了。

  我也笑了,跟他在一起感觉特别舒服。

  他给我说起公司的一些事情,闲谈中,我了解到他来自南方一个城市,父母和妻儿都在家乡,他被公司派到济南做区域经理。

  我也说起了我的家庭,丈夫在外地,我大学毕业一直在济南工作,父母在青岛。

  他说:一个女人独守一个家真的不容易。

  他刚刚说出这句话,我的眼圈就红了。

  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他递给我一张纸巾,接着说:我妻子自己在家带着孩子,很不容易,我除了给她钱,什么忙也帮不上。

  我的工作总是全国跑市场,经常是做好一个公司,就被派到另外一个城市的分公司,真的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我也想陪在妻儿身边,没办法啊!我想,你老公也是这样的,谁不想在家?没办法而已。

  说完,他又把话题转到他去过的城市,给我介绍当地的美景,我的心情渐渐好起来了。

    饭后,我们一起回家,在电梯里就我们两个人,我突然有种特别的感觉。

  出了电梯,我们各自开了家门,在关门的那一刻,我俩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对方一眼。

  他看着我,眼光深遂:不邀请我去喝杯茶吗?我低下眼帘,太晚了,明天吧。

  进门后,我的心却突突跳了起来,晚上,竟然失眠了。

  汪斌的形象不停的闪现在我的眼前……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第二天,我特别想遇到汪斌,可是没有。

  几天后,我们又相遇在电梯里。

  他向我问好,问我吃饭了吗?我说刚下班,还没呢。

  他说:干脆我们出去吃好了。

  那还不如自己做饭吃可口呢。

  看来你的厨艺不错啊!改天一定去吃你做的饭,今天我看你挺疲惫的,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我心里涌起一股暖流,点点头,跟他一起走了。

    饭后回家时,在各自开门的一瞬间,又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对方一眼,他张了张嘴,但没说出话来。

  我看着他也不知说什么好。

  他问:有事么?没事。

  停了片刻,我说:对了,你不是想喝我泡的茶么?他点点头:好啊,茶和咖啡是我的最爱,现在可以喝吗?我点点头,他很默契的跟着我进了房间。

  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我泡了功夫茶,一边泡一边给他讲解,他凝视着我,很欣赏的眼神。

  我端了一杯给他,他慢慢地品着,一看就是行家。

  我们边品边聊,气氛和谐又温馨,原来冷清的家中,突然变得温暖起来,就像我的心。

  我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愉悦,对他的笑都是发自内心的。

  他夸我秀外慧中,笑得非常美丽。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们一直聊到很晚,他才起身告辞,我有些不舍,内心好象有种期待。

    我依然送他出门,刚走到门口,他突然转身抱住我,吻了起来,激情而热烈,我几乎没有力量拒绝,挣扎了几下,就由他去了……他真的与丈夫不同,在他身上我体验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

  原来,男人也是不同的。

    我与他过上夫妻一样的甜蜜生活,竟把老公给忘了  以后的日子,他几乎天天到我家来,我烧菜给他吃。

  他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他成了我家的常客,我们住的是一梯两户的楼房,联系方便又安全。

  有时,他从超市买菜回来让我烧,并给我当下手,我俩有说有笑的边说边做饭,就像过日子一样。

  他说我温柔贤淑,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好老婆,这辈子谁娶了我,是谁的福气。

  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饭后,我们聊天,看电视,然后同床共枕。

  日子过的激情又温馨。

  这段日子,我很少去看老公,他打来电话问:老婆,是不是生病了?没有啊。

  单位上出事了?没有。

  那你怎么三个月也不来一趟?我不是对你说了吗,我正在调动工作,安排好后我会过去看你的。

  要我帮忙吗?不用,我已经托好人了,送些礼,估计问题不大。

  好吧,办完后就过来,我想你了。

  好的,老公。

  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放下电话,我心里有些歉疚,觉得对不起老公,他在外挣钱不容易,而我却在家里和其他男人过起了夫妻生活,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我和汪斌就像真夫妻一样。

    汪斌看出我的内疚,安慰我说:我也和你一样,感觉对不起她,但这是人性,没办法。

  再说,我俩与别人不同,因为我们是认真的,这就够了。

  我们是因为相爱在一起的,并且没有影响彼此的家庭,相反,我们对他们又多了一份歉疚,这份歉疚会让我们对他们加倍的好,这不说明我们的感情不但没有影响彼此的夫妻关系,反而促进了。

  对吗?宝贝。

  我听他说的有道理,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像新婚夫妻一样过着日子,时而激情澎湃,时而平静如水,那种感觉好极了。

  他很浪漫,经常会带回鲜花或一些有品味的小礼物给我,我完全沉浸在他的温柔乡里,明明知道不能长久,但还是久久不愿出来。

  我和老公异地 忍不住寂寞和邻居夜夜偷欢(6/6)  他与丈夫有太多的不同,他身材挺拔,英俊儒雅,男人的味道很特别,我真的很迷恋他,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我甚至感觉离不开他了。

  他对我亦是疯狂而痴情,我做饭收拾家时,他总是深情的望着,像是在欣赏一幅画。

  我问他在想什么,他说在欣赏一幅作品。

  看,我们总是心有灵犀。

    老公回家,我与他没有了感觉  丈夫看我迟迟不去,他想请假回家看我。

  我接到丈夫的电话后,不知是喜还是忧?心情很复杂。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汪斌,他说这说明老公爱我,心里有我,换成他也会的,哪个男人不想有个稳定的家,有个温柔的港湾。

    他还说,在老公回来的日子,他不会打扰我,让我安心陪伴老公,夫妻是千年才修来的缘分。

  我听后,心里既感到安慰,又有些不自在,看来,我还是不如他妻子重要的。

    丈夫如期回来了。

  回家后,他对我依然宠爱有加。

  丈夫跟我商量,打算要个孩子,我没有表态,他在外地,带孩子那么辛苦,我自己能担起这副重担吗?  丈夫见我不吱声,劝我说:有了孩子我们才会真正成长,不生孩子不是完整的女人,而且有了孩子就有了陪伴你的人,我也就放心了。

  我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很是担心,没人照顾陪伴你。

  有了孩子,我可以让我妈过来照顾你们。

  好吧。

    这一周,汪斌没有到我家来过,有时在电梯和门口遇见,只是打个招呼。

  一次,我和丈夫从外边回来,我挽着丈夫的胳膊,正巧遇到汪斌,感觉有些不自在,而汪斌却很从容的跟我们点头示意,我们仨挤在一个电梯里,感觉很别扭。

    一周后,丈夫走了,送走丈夫,我心里很矛盾,也没有通知汪斌,想自己静静考虑一下。

  第二天,我在电梯里碰到汪斌,就我们俩,他抱住我,想死我了,宝贝。

  他走了吗?我被他亲吻的毫无力量。

    于是,他跟我一起进了家门,他疯狂又热烈,很快点燃了我,我们非常投入的进入了颠峰。

  汪斌真的和丈夫不一样,在身体上,我很迷恋他。

    半年后,丈夫所在的公司在济南开了分公司,他要求回来了。

  丈夫回来后,他给我和汪斌之间筑了一道高高的城墙,我们无法像原来那样来往,但汪斌仍然住在我的对门,近在咫尺,却不能在一起,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其实,我和丈夫的感情是不错的,就是过于平淡。

  现在他回来了,我们还是恩爱如初,只是感觉我俩之间隔着什么,即使在过夫妻生活的时候,我脑子里闪现的全是汪斌的形象,我也不知怎么了,就是对丈夫没有激情,只能想着汪斌才能进入高潮。

    我很自责,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女人,内心也受良心的遣责,但我真的没办法控制自己。

    难以割舍  汪斌依旧跟我联系,但他很注意,从不在晚上给我打电话发短信。

  他又要求与我见面,我一边矛盾一边想见他。

  为了和汪斌见面,我只能早上等丈夫上班后晚些上班。

  丈夫一出门,汪斌会开着门等着我,我一进门他会迫不及待抱住我,我拒绝:我们不能总这样下去,会被发现的。

    他深情地看着我,唉!你知道吗?我看着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心里太难受了。

    看着他嫉妒又痛苦的表情,我既安慰又难受,我也是,但怎么办呢?也许我们不住这么近,会好些吧。

  如果我搬走,你能感觉安全,那我可以搬到公司住,也可以要求调回南方的公司。

    其实,我早应该回去与妻儿团聚,就是因为爱你,所以留在这儿。

  如果你真的不需要我了,我会走的。

  听他这样说,我心如刀割。

    几天后,汪斌真的搬走了。

  我心里异常失落,甚至魂不守舍,常常对着窗外发愣。

  有时,我会不由自主拿起手机,拔通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可转念一想,又扣下。

  每到这时,汪斌会马上回过电话,问我有事吗?我无语,只是静静听着他的声音。

    老公也许感觉出我的异常,他关心的问:源源,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借口累了,休息一下会好的。

  看着眼前的丈夫,心里却想着汪斌,真感觉对不起他。

  如果这样下去会出事的,我想,应该分手了。

    我坚持了一个月没有和汪斌联系,也没接他电话。

  一天,我在路上走着,身边有辆车停下,是汪斌,他的声音很低:源,上车吧。

  我的心一下子被他击中,不由自主上了车。

  他飞快的开走,看着被抛在后面的车辆和行人,我有种前所未有的疯狂,那一刻,他就是把车子开到大海里,我也愿意。

    他把车子开到郊外停下,走下车,打开后门上车,抱住我,宝贝,如果再看不到你,我要发疯了。

  我一下酥软,喃喃地说:我也是,没有你的日子,我像掉了魂,你干脆杀了我吧。

  好,我这就杀你,把你杀的舒舒服服。

  说完,他重重压在我身上……  激情过后,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说:源,我真的感觉离不开你,没想到爱一个人这么痛苦。

  我倒在他的怀里,眼泪又落了下来……这一次,我有了他的孩子。

  我和丈夫那么久,一直没有怀上,丈夫有点问题,因为想要孩子,正在喝中药。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汪斌时,他开始很高兴,后来又劝我流掉,而我很犹豫,也非常矛盾,这个孩子是要还是不要,老公一直在治疗,如果要了老公也会减轻压力,我和汪斌的爱情也算有了结果。

  如果不要,也许我和汪斌真的会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离不开他。

    专家点评:  听了源源的故事,想起了欲望男女和饮食男女两个词。

  也许因为你和老公的性生活不够和谐,也许因为你孤独,从而引发了你的出轨。

  但这些都不应该成为出轨的正当理由。

  如果性不和谐,你们可以共同寻找和谐的方式。

  如果因为孤独,那也有很多排解孤独的方式,不仅局限于婚外情。

    关于孩子和汪斌的问题,我可以考虑几个问题。

  假如有一天丈夫发现你和汪斌的关系,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他会怎样?他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他能接受你,接受孩子吗?你怎样协调丈夫、你、孩子三者之间的关系?你们的婚姻会受到什么样的冲击和影响?你是否能够承担起那个结果?  考虑好这些问题,你也许会得出与汪斌分手的结论。

  虽然你决定和他分手,但对他仍然有难舍的依恋。

  那怎么办呢?你一旦决定分手,就不要再发生肌肤联系,这时候,多一次肌肤之情,就多一份痛苦。

    一位婚恋专家说过,男女之间较为重要的细微差异是:男人看似贪恋性欲,却能迅速离开女人的身体。

    女人看似淡泊性欲,却不易离开男人的身体。

  虽然女人对男人的依恋多在心理,但在分手时,女人一定要先从身体上斩断对男人的依赖。

    要知道,若没有精神上的水乳交融,再和谐的肉体关系最终也会冷淡或破裂。

  恐怕世界上没有一对正常的情侣仅以性事来维系感情。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e.aspx?330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e.aspx?6611.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e.aspx?236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e.aspx?97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e.aspx?642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e.aspx?566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e.aspx?392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for-events.xyz/twe.aspx?2085.html